第1528章 換了個人間


小說:明朝小侯爺   作者:難山之下   類別:兩宋元明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lislmy.live/book/42225/ 為您提供明朝小侯爺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皇家御苑不是誰都能進的,這一點誰都知道,所以大晚上敢跑來的一定不是普通人!
  “國公爺要登煤山!”錦衣衛百戶高聲道。
  “哪,哪位國公爺?”守衛小心翼翼問道。
  “昌國公爺!”百戶高聲道。
  噗通一聲,隨即那些守護呼啦啦的全都涌了出來跪了一地,“參見國公爺!”
  張知節微微點頭道:“這么晚了,給你們添麻煩了!”
  他們可不敢問這么晚了為何昌國公要登煤山,領頭的副千戶激動的磕頭連聲道:“不敢不敢!”
  張知節隨即帶著白玉蘭入了皇家御苑直奔煤山而去,守衛們爬了起來,旁邊的百戶期期艾艾道:“大人,要,要不要去通稟一聲!”
  這里是皇家御苑,這些守衛們都是御馬監的,按理講沒有宮里的旨意是不能進入皇家御苑的。
  向谷大用通稟嗎?谷大用在昌國公面前敢放一句屁?副千戶沒好氣道:“去通稟個屁!你見國公爺去乾清宮通稟過嗎?更別說皇家御苑了!趕緊去準備火把去!這山上黑漆漆的國公爺要是掉了根汗毛,你就都著掉腦袋吧!”
  一百多人舉著火把向煤山上走去就像是游龍一般,煤山黑漆漆的,即便是舉著火把也看不出什么景色來。其實這些人心里都十分納悶,為何國公爺大半夜的要登煤山?
  他們想不出是什么原因,他們也不敢問,但是他們覺得這一定是了不起的一件事,因為要登煤山的是昌國公。
  張知節沉默的走在煤山中,黑漆漆的看不清什么,但是他卻思緒紛飛,心里極不平靜。
  走著走著,張知節突然停了下來,面前赫然是一棵歪脖子樹,張知節一下子就怔住了。
  張知節看著這棵歪脖子樹怔怔問道:“這是棵槐樹嗎?”
  副千戶聽了感激舉著火把上前看了看,然后恭著身子回來恭聲道:“回國公爺,是,是一棵老槐樹!”
  張知節聽了不禁笑了笑,自己隨意走走竟然走到了一棵歪脖子老槐樹下。張知節想到煤山走走就是因為他記得崇禎皇帝就是吊死在了煤山。
  死在了一個歪脖子老槐樹上。不知道這棵老槐樹是不是就是那棵老槐樹,張知節走上前去一臉感慨的摸了摸這棵老槐樹。
  “把火把滅了吧!”張知節說完之后在地上坐了下來。
  火把全都熄了,雖然天上高懸著一輪明月,但是煤山上仍然黑漆漆的,實在沒什么風景可言,山下也并沒有萬家燈火,因為折騰到現在早就已近凌晨時分,就連章臺之地也早都暗淡了。
  山間十分靜謐,張知節就坐在這棵老槐樹旁,任憑回憶翻涌,回顧自己這一生,還有前世那些已經有些陌生的記憶。
  黎明的晨光穿過蒼穹,穿過老槐樹的枝椏落在了張知節有些五味沉雜的臉上。
  張知節抬起頭來看著跳出云海的太陽,就是看到了大明,看到了這土地,看到了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
  該做的都做了,這片土地不會再有黑暗籠罩,張知節望著火紅的太陽笑了,笑的像是個孩子,放下了一切包袱。
  自從來到這里,雖然生活在富貴榮華之中,但是張知節卻始終能感受到歷史的陰霾,他的肩上背負著數百年的黑暗,再輕盈的腳步都有幾分沉重,這份沉重叫做責任。
  張知節拍了拍身邊的老槐樹低聲感嘆道:“你以后也不用背負罪槐的名聲了,以后就在這里見證這片土地的繁榮昌盛吧!”
  不負來這兒走一遭,終究換了個人間!張知節伸了個懶腰,笑道:“回吧!”
  白玉蘭見過張知節笑過很多次,但是總覺得這次有些不一樣的意味,像是多了一絲灑脫。
  大半夜的登上了煤山,在黑漆漆的煤山坐到了天亮就走了,這到底是干啥來了?
  有守衛小聲在副千戶旁問道:“大人,這,透露著古怪啊!國公爺這到底是干嘛來了?”
  副千戶打量了一下這棵老槐樹,沉吟道:“以我之見,國公爺是喜歡這棵老槐樹!待會兒你帶人來將這棵老槐樹挖出來,咱們送到國公府去!小心點,前往別把樹給弄壞了!”
  晨風吹的老槐樹嘩啦啦作響,若是老槐樹有靈的話一定氣蒙了,剛剛不是還說的好好的要見證這片土地的繁華嗎?怎么轉眼就要把樹挖走了!
  “哎,哎,趕緊開船,把地方讓出來!”一位市舶司的小吏上前斥道。
  “為什么?我交了稅的,我這貨物還沒有裝完呢?這位大人,您行行好,再有一刻鐘就好了!”金發碧眼的洋人低頭哈腰的說著一口流利的官話陪笑道。
  “休得啰嗦!趕緊開船讓開!遲了把貨物給你扣了!聽明白了沒有?!”市舶司的小吏不為所動的訓斥道。
  金發碧眼的洋人聽了不敢再做聲,低聲嘰里呱啦的謾罵了幾句趕緊紛紛水手準備挪開地方。
  小吏將洋人趕開了之后便開始眺望海面,正有一支規模不小的船隊出現在海面上,有位大人物要來了!
  龐大的海船靠了岸,從船上走下了一行倭國武士,隨后一位十一二歲的少年走下船來,身邊伴著一個風韻猶存的少婦。
  “母親大人,這就是大明啊?”少年脆聲問道。
  少婦眼圈有些發紅,感慨道:“是啊,這就是大明!一別十數年了,沒想到還有一天能回來!”
  這時一行官員走上前來行禮道:“禮部侍郎范文程參見王爺,參見夫人,下官奉皇上旨意來迎接王爺入京。”
  話剛說完,碼頭上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位十五六歲英武少年帶著一行彪悍的侍衛弛來。
  到了跟前少年跳下馬來笑道:“哎呀,差點來遲了!范侍郎,就不勞你們禮部大駕了!王爺和夫人一行由府上招待,不信你去宮里問皇上去!”
  皇上可沒這么說,要不然也不會讓禮部來接待!禮部侍郎聞言有些尷尬,誰都知道扶桑王和昌國公的關系,現在小公爺要來接手他們還真不敢說個不字!
广西快3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