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瞌睡有人送枕頭。


小說:重生之官途   作者:那年聽風   類別:都市娛樂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lislmy.live/book/38074/ 為您提供重生之官途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第二百三十四章瞌睡有人送枕頭。
  對于李菁的淡然,秦善予心中也是清楚,李菁對于自己是各種的支持,并且時不時在自己迷茫或者煩躁的時候都會恰到好處的給予自己提醒。
  賢內助說的也就是這了吧。
  抱著李菁,無比安穩的睡了一覺,秦善予第二天起了一個大早,和李菁吃過早餐之后,秦善予就來到了招商局。
  在上樓的時候遇到樓學軍,樓學軍看見秦善予的時候臉色十分的難看,目光之中散發出來的兇光好似要活活用眼神將秦善予給殺死一般,而秦善予則是對于樓學軍那能殺人一般的目光視若無睹。
  看著秦善予遠去,樓學軍冷哼一聲,臉上閃過幾分毒辣。
  秦善予剛來到自己辦公室坐下,班城就走了進來,秦善予看了他一眼,然后說道:“有事?”
  “秦局,我這幾天跟華泰集團那邊有了初步的接觸,華泰飼料在我們這建廠的意向很大,只不過,他們好像還在觀望。”班城說道。
  秦善予聞言點了點頭,然后緩緩開口說道:“這個我知道了,你繼續跟進。”
  班城蹙了蹙眉頭,他有些不明白這個新來的局長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看重華泰飼料的投資還是說胸有成竹?
  其實也怪不得班城心里著急,要知道科里的其他幾個人現在也都有了跟進項目,而且,還是板上釘釘的那種,班城自然也知道那都是這位新來的局長給拉來的,可是那也算是業績啊,自己跟進的華泰飼料的投資,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任何的進展,這不著急才怪。
  秦善予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班城心中所想,但,卻也不多說什么,秦善予將這個當成是對班城的一次考驗。
  “還有什么事嗎?”秦善予看著愣在那里的班城說道。
  班城這才回過神來:“沒,沒事了。”
  “那就去忙吧。”秦善予說道。
  班城一頭霧水的走出了秦善予的辦公室,心里還在琢磨自己的那點小心思。
  當然,秦善予是知道卻并不會放在心上的。
  將桌上的幾分報紙看完之后,秦善予仰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稍許之后才睜開眼睛,點上一顆煙走到窗前,正好看到在院子里面正要出去的樓學軍,秦善予雙眼瞇成一條細縫。
  樓學軍是黃國坤的人,而秦善予和黃國坤的關系顯然并沒有表面的那般和諧,黃國坤的一些小動作,秦善予也是完全的看在眼中的,現在樓學軍跳出來,正好合了秦善予的意。
  樓學軍就是秦善予要敲打黃國坤的第一步,是一個開始。
  黃國坤所代表的利益集團是本地以及省里的一些二代,這些人雖然說單個實力不大,但,整合起來卻是足夠讓秦善予頭疼的。
  所以,很有必要敲打一番黃國坤,秦善予并沒有想要將黃國坤給一棒子打死,不然的話,對自己而言是得不償失的。
  用李菁的話來說,現在自己的資歷還不夠,所做的一切都是給他人做嫁衣,而且,一旦扳倒黃國坤,那么,將會有一個新的對手出現,或許會讓事態變得更加的麻煩,這絕對不是秦善予想要看到的。
  平衡,這是秦善予最擅長的手段,將平衡玩得爐火純青的。
  秦善予也需要一個像黃國坤這樣的人跟自己唱反調,甚至是時不時的給自己下下絆子,這樣可以將事態給控制在僅此而已的程度,而不是和黃國坤利益集團徹底的撕破臉。
  要知道一個不聽話的城市,想要給整成乖孩子,這是需要一個過程的,一個誘導的過程。
  暴力手段是無法鎮壓的,反而會引起更為劇烈的反彈。
  但是,秦善予也不希望看到跳得那么歡,樓學軍跳出來了,正好給了秦善予一個理直氣壯的理由和借口。
  這就好比是下雨了有人送傘,瞌睡了有人送枕頭。
  直到樓學軍駕駛著那輛桑塔納離開,秦善予這才收回了目光,嘴角微微揚起。
  秦善予在辦公室里面一直待到中午下班,這才收拾好思緒走出了大樓,開著車子離開。
  午飯是和李菁一塊吃的,因為保姆還沒有找好,所以,兩人是在外面吃的。
  吃過午飯之后,秦善予和李菁兩人小睡了一會兒,下午兩點,秦善予就接到了錢軍打來的電話。
  “秦老弟,你交待的事都辦妥了。”電話里面傳來錢軍的聲音。
  秦善予聞言,嘴角不自覺的上揚:“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之后,李菁也已經睜開了眼睛看著秦善予,秦善予微微一笑:“吵醒你了?”
  李菁搖了搖頭:“沒有,睡得淺。”
  “我要出去了,沒事的話,你再多睡一會兒。”秦善予說道。
  李菁點了點頭,躺在床上并沒有起來,而是靜靜的看著秦善予穿戴整齊,目送著他離開,待到聽到秦善予關門聲之后,李菁這才又閉上眼睛,繼續睡覺。
  秦善予下了樓,開著車子直接往藍夜酒吧而去,華子接手了藍夜酒吧,現在還在重新裝修,秦善予過去看看進度。
  車子剛到藍夜酒吧門口停下,就看到了錢軍和柳倩兩人從車上下來,秦善予推開車門滿臉笑意的走下了車。
  原本正要走進酒吧的兩人看到秦善予,連忙停下了腳步等著秦善予走過來。
  “秦老弟,來得這么快?”錢軍笑著說道。
  “沒什么事就過來看看。”秦善予說道。
  柳倩看著秦善予,帶著幾分恭謹的說道:“秦少好。”
  秦善予看了柳倩一眼:“別秦少秦少的叫,影響可是不好,還是叫我小秦就好。”
  柳倩微微一笑,一雙好看的大眼睛就像月牙兒一般:“那我就跟著錢軍叫您秦老弟吧,怎么說我也長您幾歲。”
  秦善予點了點頭,然后對錢軍說道:“宇洋那邊怎么樣了?”
  “這幾天宇洋一直在跑貿易公司的事,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已經幾天沒見過他了。”錢軍說道。
  秦善予點了點頭,對于說做事的態度,秦善予還是很喜歡劉宇洋的,劉宇洋跟錢軍喝黃華都不同,錢軍是官二代,對很多事不會親自上手,而黃華則是不喜歡那些正兒八經的事,或者說,黃華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而劉宇洋則不同,他有事業心,有野心。
  三人走進藍夜酒吧,酒吧里面的裝修工人正在忙碌,黃華則是在和工頭說著什么,只見那工頭連連點頭。
广西快3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