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鑄劍 四


小說:永恒劍主   作者:滾開   類別:東方玄幻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lislmy.live/book/3390/ 為您提供永恒劍主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會導致功虧一簣,不僅紅花劍可能潰散,因為金氣錯亂而自毀結構,如同高手走火入魔,經脈盡斷徹底報廢,就連莊主也會因此受到牽連,身受內傷!”羊老緩緩道,“所以,這些天外面重兵把守,整個山莊高度禁煙,就是如此。”
正說著,又是一行人走進來。為首的正是林新的父母和一眾親戚。
“敢問羊老,我兒現在如何?”林志文有些擔心道,“都過了這么多天了,怎么還不下來。”
趙玉娘也是有些擔憂。
“玲玲也找我問了好幾次情況.....”
“兩位不必擔心。只要沒有外力干擾莊主,應該能夠一切順利。”羊老安慰道。
雖然擔心,但兩老也幫不上忙,只能眼巴巴的望著林新等候。
********************
樂府境南邊遠處,天光境。
“搖北有心入夢來,心有所感,心有所感...”
“岳兄又是心有所感,這次難道有什么新的寶貝出世了?您的寶光神通可否指出方向?”
一處酒樓之上,兩個相對而坐,緩緩品酒的白衣文士一邊側望窗外景色,一邊輕聲傳音交談。
“只是一個有些潛質的法器即將出世而已。”瘦臉文士笑盈盈道,“你四宗地域又能有什么好東西可言?”
“金玉宗有金玉尺,能解萬毒,釋放金光鎮壓宗門,難道不算好東西?”另一人頭戴一頂黑方巾,雙眼黑亮猶如明珠,臉頰豐腴,很是富態。
“這個算。”岳姓文士點頭。
“那梅花宗三十六路天罡梅花陣,傳聞是由三十六路天罡梅花針排列而成,這套法寶,算不算好東西?”
“這個也算!”
“松林劍派通天松紋劍。可一劍通天,破云氣開陰煞,定陰陽,這個可又算不算?”
岳姓文士微微頓了下。
“這個有些夸張了。通天松紋劍脫離了五品,同樣進入不可測的神兵層次,但神兵法寶之間強弱有別,性質各有不同,有的甚至并沒有殺敵效用。就如金玉宗的金玉尺。主要用途是解毒。這其實不能比較。”
“那岳兄這次來我地域又是為何?”富態文士輕輕給自己酒杯斟酒,問道。
“蟲母現世,我剛從星馳外域趕回來,便聽說老哥出關,打算親自出手。上次見到老哥的御風鼓還是兩百年前,這等好寶貝可是要近距離一睹為快才是。”岳姓文士笑呵呵道。
“岳兄過獎。我看你真正來意,是為了梅花天女吧?”富態文士也是笑起來。
岳姓文士笑容微微一斂。“不說這個。為了這次蟲母鎮壓,我特地去了黃龍觀為你借來龍仙瓶,為保萬無一失。”
“多謝岳兄!”富態文士拱手正色道。
“你我千年交情,何須此言。”岳姓文士擺手道。將一個小巧精致的金色細頸瓶從袖中取出,放到兩人之間桌上,然后輕輕推過去。
“那么此時出現妖魔道蹤跡的地方有哪些需要布置?”他轉開話題又問。
富態文士收起小瓶。
“四宗各有十多個境出現妖魔道氣息,我等管轄不嚴,不可能徹底杜絕一切修士滲入。”
“也是,散修勢力也是麻煩。你列份名單給我吧,那些地境需要清查。”
“也好。”
富態文士點頭,伸手取出一張白玉色卷軸,輕輕展開,用手在上邊緩緩拂過。頓時一排排字跡慢慢浮現。
其中松林劍派下列中,赫然有樂府境三個大字....
“我會親自派人審查這些境內鎮壓者,若是發現....”
“若是發現問題,岳兄之人可隨意處置。就地擊殺。這是我四宗共同意愿。”富態文士斬釘截鐵道。
“唉....天下大勢,玄葉教很可能已經和極北之地修士勾連上。顛北之戰后雙方都元氣大傷,他居然還能有余力四處布置暗子破壞陽膜...”
“我南府修士都被外域湮滅之風所阻,加上路途遙遠,要通過無邊云海,難道他玄葉教找到了可以安全通過的辦法?”富態文士愕然。
“不清楚....反正先把圍剿蟲母之事解決再說吧。玄葉教之事,暫時不急。”
“也是.....”
*************************
樂府境
靈心山莊紅光蒸騰,每晚必出,漸漸的開始在山莊外的各大城池傳開了。
有人言其中必有異寶降世。
有人則猜測是山莊在煉制什么寶貝。而更有人猜測是不是靈心山莊天降血光,不久可能有血光之災。
加上山莊一向在樂府境內名聲極好,便很是有人群前往各大寺廟燒香拜佛祈求保佑山莊安定。
山莊安定則樂府境安定,大家也能安居樂業。
但總有些些心思不定之人,悄然前往,其中不乏有散修真人,妖王。
**************
靈心山莊周圍山林中。
一黑衣道人懷抱一個黑色襁褓,滿臉橫肉,站在林中遙望遠處山莊動靜。他雙目微合,似乎是在感應什么。
噗。
忽然他身后十多米外,地面升騰起一股白煙,一頭黃毛花斑白額大虎出現在地上。
老虎身形一陣扭曲,渾身泛起淡淡白光,一下用后腿直立起來,白煙彌漫,不過片刻便化為一個虎頭人身的黃袍道人。
“我道是誰,原來是黑風山的抱嬰真人,你千里迢迢跑到這里來,躲在林子里看個普通山莊做什么?”虎頭道人開口冷冷道。
“這里是松林劍派地盤,你白虎妖王也一樣,閑著沒事跑過來,又是想干什么?”抱嬰真人嘿嘿冷笑反問。
“嘿嘿,這里來的同道可不少,看來大家都是一個目的。”白虎妖王笑了兩聲,環顧四周道。它雖然自稱妖王,但妖王中也是有強弱。以他現在化形期的修為,相當于人類練氣士的筑基期,所以稱呼妖王,實際上比起那些妖丹境界妖王還是差了許多。
抱嬰真人也是如此。他修的是神道,不走結丹化嬰的練氣士之路,練的是聚神之力,聚眾生煙火信仰化為神軀,也算是遠近聞名的散修之一。真人只是個尊稱。
“原來是兩位高人出世。”周圍林子深處。此時也綽綽約約的出現一群群人影,這些人衣著各異。其中一群服飾類似的人中,有聲音高聲傳出。
散修中筑基層次已經算是很高的程度了。
“兩位高人請給我等做主啊!!”那聲音繼續道,“靈心山莊橫行霸道,在樂府境欺壓同道,動輒毀家滅族,所犯下之罪行天理難容!可惜林新那狗賊隱居山莊陣法內,我等連報仇的機會也無。”
“所以你們就聽到消息,特地趕過來打算合力動手?”另一群人中,一個白發老者冷笑道。“一群敗家之犬罷了。若是沒有內應傳出那林新在運功關鍵時刻。怕是你們連聚集起來都不敢吧?”
“黃詞老兒,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先前那聲音頓時變得尖利起來。
“沒什么意思,就是看不慣你們假惺惺提什么報仇,想干什么以為別人都是瞎子看不見么?老家伙我就是為了三品異象而來,有此異象,必定會出世一件三品法器,但現在兩位高人到場,我是不指望了,頂多打算喝點湯。”黃詞呵呵笑道。“不像你等,打著復仇的名義。想做什么,大家都清楚!”
“黃詞你這一大把年紀了,不給自己留點口德,小心損陽壽....”
“我損不損陽壽。憑你?”黃詞冷笑。
其余些人零零散散的站著,有的是獨行客,還有的三兩一群,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是來看熱鬧的路過者。有的則是有心想跟著大部分分一杯羹。所以有人安靜沉默,有人則不斷起哄,意圖鼓動大家一起行動,也能更安全。
抱嬰真人掃視一圈,心下明白情況。
這些人大多都是來自附近各地隱藏的散修,散修的特點,就是有利可圖時就像聞到腐肉的蒼蠅,蜂擁而至。
他掃眼一看,數十人里面大多是練氣士境界,區區樂府境不可能有這么多高手,顯然是聞訊從其他地方趕來的。
還有很多帶著隱藏修為法器,他也看不透,說不定也隱藏了和他一樣的真人級別老怪物也說不定。畢竟一件快要成型的三品法器太過珍貴,法器提升品質時和主人的關聯最弱,若是能夠成功到手,祭練也能省下很大一筆心力。
他沉吟片刻,又道。
“既然群雄聚集,大家都是為了那紅光而來,我們不如結為聯盟,先約好找到寶貝后,該怎么分。”
“什么分不分!”白虎妖王大聲道,“到時候各憑本事就是!”
“區區一個煉氣期山莊鎮壓者,自然不可能抵擋住我等進攻,只是惹了仙門修士,恐怕之后才是真正的麻煩!”抱嬰真人繼續道。“松林劍派可不是好惹的...”
“怕個屁!到手寶物便遠走他鄉,他松林劍派再強還能為一個區區練氣士追殺千萬里不成!”有人道。
這話一出,卻是大部分人都沉默下來。
松林劍派還真就為了一個鎮壓者被殺,而追殺千萬里過,這是為了維護仙門尊嚴,不容有辱。
鎮壓者代表的不只是一個練氣士的身份,而更多的是控制權,是仙門對于這片區域的絕對統治權。
三品寶物雖珍貴萬分,但命卻是只有一條。
可惜利欲熏心,三品法器,就算筑基期的散修也需要積攢很多年才能湊齊一次煉制法器的材料,因為一般銘刻法器陣紋時還有很高的失敗率,一旦失敗,就會法器盡毀。所以都得準備起碼五份以上的材料,這等消耗,也導致實力強悍的筑基修士也只能慢慢積攢。.(未完待續。)
广西快3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