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離去 三


小說:永恒劍主   作者:滾開   類別:東方玄幻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lislmy.live/book/3390/ 為您提供永恒劍主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哪來的這么多高手!?!”林新咬牙看了眼手上傷口。“死了也要擺我一道!”
  以他的身體素質,皮膚防御,居然也被這一層震蕩觸及,受到創傷,可想而知其威力之恐怖。
  “怎么回事!?”
  “發生了什么!?快救家主!”
  爆炸震蕩后,頓時遠一些地方的人手紛紛趕到。一條條人影飛快射來。在深坑周圍站定,一看里面只有林新托著兩人狼狽不堪。
  眾人頓時都是大驚。
  “快救人!”
  嗖嗖聲中,林家諸多護衛高手迅速撲到。林又可三人也很快落下來。
  “公子!”
  “把兩位家主帶去我院子,開啟陣法防御。”林新將手里的林耀陽和千空魂分別交給林又可和林傳。
  “是!”
  兩人沒有多問,而是和迅速趕到的林家高手一同離開。
  已經有人去請宗家御用醫師。
  祭神日上發生今天爆炸,傷亡數十人。這已經不是單純的大事能一概而過的了。
  “我們家主呢!?”
  斷青家孔家三家人手圍上來厲聲問。
  “滾開!”
  林新本就受傷,此時更是火大,一掌劈出。
  空氣里單純被強橫的速度和力量震開一圈氣浪,狠狠撞在圍上來的三家人手身上。
  一大群人慘叫一聲,紛紛倒地不起,一片哀嚎。
  “其余三家家主,勾結妖靈,罪不可赦!已經當場誅滅!”林新神色厲然,冷聲道。
  “來人!”
  “在!”
  頓時數道暗衛影子出現在他身側。
  林新掃了眼其余三家族人,眼里閃過一絲火氣,
  “都帶下去關押好,之后審問!如有奸細,殺!”
  “明白!”一眾暗衛同時應道。
  “不!你們不能這樣!”
  被抓者紛紛大罵吼叫,但無濟于事。
  這里是林家族地,有著強橫暗衛在。很快便被一大群侍衛,在暗衛的帶領下押走。
  至于三大家族的報復,家主都被殺,繼承封印之后也要許久時間了,連累千空家林家兩大最強家主受重創,他們怕是不死也要退層皮。
  段伯此時也出現在不遠處,身后是面色凝重的原晚清。還有幾個一起的宿老。
  “月兒....發生了什么事?”原晚清急聲問道。
  “讓母親受驚了。一切有我,您放心就是。”林新趕緊上前安穩。“段伯,請帶母親下去好好休息。”
  “明白了。”段伯雖然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但看樣子也知道此時不是解釋的時候,迅速領命,護著原晚清下去了。
  林新站在原地,環顧四周,好在之前離開的人群都已經走遠,現在還沒來得及回來。
  “六王柱....”他冷哼一聲。
  驟然消失在原處。
  ********************
  距離祭祀之地兩千多里外。
  一處布滿濃霧的幽暗森林里。
  高大筆直如同筆桿的樹木,一排排的整整齊齊,在濃霧之間圍出一條筆直鋪滿落葉的通道。
  霧氣中,一個披著黑色斗篷,戴著兜帽,胸前有著銀色圓環標志的男人,正斜靠著樹木,靜靜等待著。
  噠,噠,噠....
  霧氣深處忽然傳來一陣清晰腳步聲。
  男子微微側過臉,露出潔白精致的下巴,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濃霧里,正緩緩走出一個同樣披著銀環黑斗篷的人影。
  這人身材曲線窈窕,似乎是個女子。
  “暗子失敗了?”男子問。
  “恩。有意外情況。”
  “連無光之獅也隕落了,王柱可不會聽你解釋。”男子淡淡道。
  女子頓了頓。
  “我沒辦法,那是邪神封印之地,應該是有邪神插手了。”
  男子沉默了下。
  “邪神......不是說那一位已經沉睡了么?”
  “或許是我們運氣太差,剛好撞上。”女子聲音清冷,“我會親自向王柱殿下請罪。”
  “隨你。”
  男子直起身,不再靠著樹。他手里忽然多了一根怪異樹枝。
  那樹枝歪歪扭扭,上邊似乎有著自然生長而成的符文。
  “如果那位真的醒了,那么正好我代表我家大人,前去拜訪一下。“
  女子沉默沒有出聲,只是看著男子一步步的走進遠處濃霧,然后消失。
  她握緊拳頭,靜靜站在原地一會兒,很快也轉身離開,消失在霧氣中。
  她原本所站的地方,地上的枯葉之間,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有了幾滴新鮮的血跡。
  ********************
  暗紅色陽光從右斜方照射下來,鋪滿整個走廊。
  西亞靜靜坐在走廊邊上,雙腿垂在外面一搖一晃。它身邊放著一疊小菜。
  紅紅綠綠,菜里隱隱有東西在爬動。
  一陣腳步聲中,一個披著黑袍,胸口有著銀環標志的男人,出現在走廊口處。
  “偉大的西亞殿下,祝賀您終于從沉睡中醒來。”
  男子戴著謙卑的微笑,緩步走上走廊,直到距離西亞只有數米,才停下。
  西亞滿是針線,有些腐爛的面孔微微側過來。
  “我應該警告過你們吧?”
  他暗金色的眼珠戴著一絲危險氣息,盯著這個不請自來的家伙。
  “西亞殿下的意思,在下不是很明白。”男子依舊微笑著。
  “帶著你們的人,離開。”西亞面色冰冷起來。“我不會妨礙你們,你們也別來妨礙我。”
  “殿下客氣了。”男子微微低頭。“我等只是區區王柱麾下一干事。哪里有資格妨礙殿下計劃。”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這么一個合適的棋子,可不想讓你們影子城干擾了。”西亞冷冷道,“好了你可以退下了。”
  “在下明白了,改日再來拜見您。”
  男子笑了笑,轉身離開。
  西亞目送著對方離去。
  眼神逐漸銳利起來。
  “殿下,影子城的人來做什么?”一個駝背老人從他側面走出來。
  “來看看我是否恢復了。”西亞淡淡道。抓了一把小碟子里的東西,一口塞進嘴里,慢慢咀嚼。
  “繭的人真是越來越大膽了。”老人低沉道。
  “獅子原和影子城,嘿嘿,有意思,居然這兩邊都提前現身了。”西亞裂開嘴,露出爛掉的牙齒。
  “這個世界里他們只有六王柱掌控,放心吧,他們不敢和我翻臉。惹火了我,大不了滅掉他們離開這個世界,換一個地方潛修。”
  “好了,讓你準備的事如何了?”
  “一切準備就緒。”老歐低頭恭敬道。
  他背后的胸口,居然貫穿著一根粗大木樁。灰色的木樁從他胸前穿進去,從后背穿出來,完全已經和血肉長在一起。
  “那就通知一下我們的小朋友。”西亞笑了笑。
  *****************
  六天后....
  林新獨自坐在書房翻看手里的書冊。
  林耀陽躺在他便是一個長藤椅上,身后墊了一堆厚實的布墊。
  “決定了?”
  林耀陽低聲問。
  “恩,今晚就走。”林新點頭,合上手里的書冊。
  林耀陽到現在還稀里糊涂,自己那天到底是怎么被救的,直到昏迷前,她還努力在掙扎黑球的侵蝕。
  等到清醒過來,便聽到說,是弟弟林攝日救下的自己。
  但是這怎么可能!?
  老弟才多少歲,就算再天才,也不可能瞬間跨越這么多年的積累,匹敵元景修士。
  所以她猜測老弟身后,一定有高人。
  然后這幾天一直各種追問,都沒法從林新口中敲出所謂的高人是誰。
  “唉....我也好想出去....”林耀陽撇撇嘴,狠狠灌了口酒。“老弟....看在你都要走了的份上,不如....不如我們來一發吧?”
  林新無語白了她一眼。
  雖然對她也算有好感,但對其這種作風,他確實不能適應。
  這家伙能夠這么快恢復,還是虧了他通過魂契,增強了她一百多的體質。
  這些可以用服用天材地寶為借口,畢竟頂級的天才地寶也能延壽起碼上百年。
  但是再多,就鐵定要被林耀陽懷疑了。
  “我準備去踏海崖,你要是不放心,可以隨時來看我。我若是加入了哪個宗門,會讓人送信回來通知你,放心好了。”林新淡淡道。
  “踏海崖啊....好想去.....”林耀陽開始在藤椅上打滾。
  短裙黑絲,翻滾之間高聳的****也在不斷搖晃被擠壓,裙擺翻來翻去越翻越高。
  “注意裙子。”
  林新忍不住提醒一聲。
  “怕什么,反正遲早都是你的。”林耀陽嬌笑起來,“我的身體只要你想要,隨時隨地,無論什么方式,我都接受哦~~~”
  啪!
  林新嘴角一抽,一巴掌打在這家伙腦袋上。
  “你現在已經腐壞到這個程度了么?!”
  “哎呀,這不是姐弟情深嘛!”
  林耀陽痛哼一聲,似乎這次被救以后,她就徹底越來越放浪了。言行之間也越發的不再有所謂的矜持,這讓林新也有些擔心。
  他站起身,心念轉了下,隨即道。
  “既然你連身體都是我的,你就老老實實保護好自己,不要輕易被別人得了便宜。”
  “哎呀呀,弟弟知道疼惜姐姐了呢。”林耀陽懶懶的癱在藤椅上,長發垂下來像是綢緞。
  她媚眼如絲,胸口不斷起伏,伸手卻是一把抓住林新右手。
  “真是可愛....關鍵時候還能英雄救美,這么好的弟弟要是以后被人搶走了.....哎呀,光是想想就讓人受不了。”
  “你醉了。”林新皺眉,想要抽手。
  “我沒醉呢。”林耀陽俏臉酡紅,拉著林新的手,輕輕貼在自己臉頰上。
  “老弟,你身上的邪氣已經沒了吧?”她忽然道。
广西快3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