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拈花指


小說:龍王戒   作者:李白不白   類別:東方玄幻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lislmy.live/book/1667/ 為您提供龍王戒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昔年,佛教世尊釋迦牟尼在靈山召開大會,漫天神佛與會,無不殷殷切切地望著佛陀,盼著今日能一聽蓮花妙經。
  大會伊始,佛陀低眉閉口、沉默不語,眾佛與菩薩靜坐相候,不一會,佛陀拈一片金色婆羅花花瓣,睜目揚眉,示于眾佛、菩薩及尊者羅漢,眾皆愕然不解,唯迦葉尊者破顏微笑。
  佛陀便將正法眼藏和涅槃妙心傳傳于迦葉,言道:“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不傳。”
  這就是佛門著名的“拈花一笑”的故事,講的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道理,佛祖拈花不語,展現的是一種安閑、靜謐的美妙心境,迦葉尊者在那一刻體會到了相同的意境,因此會心一笑,跟上了佛陀的節奏,因此被傳了法位。
  由此可見,揣摩領導的心意是多么重要!
  拈花一笑的永恒瞬間成為佛教的經典故事,蘊含的道理還是大道無言,類于道教的********,再次證實了至高道理是有其想通之處的。
  后世佛門大能據此故事創制拈花指一項絕學,經久不衰,列于七十二項絕技之中,掃地僧此時手中所持經卷,便是拈花指秘籍,他回首看著賈里玉,便是在詢問修煉這一卷如何,賈里玉微笑不語,便是回應。
  兩人這一番交流,與“佛祖拈花,迦葉微笑”之故事不謀而合,是三年心有靈犀的延續,也是一次有關佛門經典的探討。
  掃地僧與賈里玉相對沉默地掃了三年地,其實也相當于他考察了賈里玉三年。
  考察他是否貪藏經閣中絕世秘籍?
  考察他是否嗔怪掃地僧閉口不語,漠然以待?
  考察他是否背地說他人是非,不辨真假,顛倒黑白?
  考察他是否心志不堅,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難以堅持到底?
  結果觀察了三年,他發現賈里玉不僅毫無退縮之意,而且心意漸趨堅定,于藏經閣經書固然無窺視,于他亦無所求,一顆赤子之心日益澄澈、純凈。
  按說賈里玉五六歲年紀,正是天真無邪的時候,旁人見到他不該懷疑他心有三毒,但對掃地僧來說,一雙慧眼早看破浮生百態,洞徹人心機變,賈里玉什么地方不掃,偏偏來掃藏金閣,說明并非心中無物,而且他五歲外貌,百歲心智,無論如何遮掩,以掃地僧的境界,總有察覺。
  此外,自古以來,無論中原外邦,武林高手潛入少林藏經閣盜經偷秘籍之事時有發生,各種手段層出不窮,賈里玉是不是某個城府深沉的武林高手安排在少林寺的棋子呢?這是不是另一次令人防不勝防的盜經行為?
  掃地僧不能確定,他能確定的是目前有至少三位武林高手在偷盜藏經閣經書,其中兩位簡直是常駐藏經閣。
  有鑒于此,掃地僧決定正面出現,直視賈里玉年幼老成之狀態,若是盜經者,便隨手度化,若不是便著意磨煉觀察,時機一到,傳幾卷經、講幾句道也是一段佛緣。
  三年間,他親眼看著賈里玉以萬般佛經凈化心靈,親眼看著他抵制諸多誘惑,堅守本心,小小年紀能有這等修為委實不易,掃地僧決定成全于他。
  天公作美,這日天降暴雨,正是時機已到,掃地僧于閣前等他,若來,那是水到渠成,若不來,那是機緣未到,只得再等三年。
  所幸賈里玉一如既往地出現,掃地僧心中竟有種欣然之感,為驗證這種默契,他特地選了七十二絕技中的拈花指,是為最后一試,結果賈里玉再度沒有讓他失望。
  “拈花之道,講究意在言外,心領神會,無此心境,便難以修成此功。”掃地僧將經書遞給賈里玉:“拈花勁道,似柔實韌,修煉時務必專注,不可分心。”
  賈里玉接過經書,微微躬身致謝。
  “此功一共八式,普通人練成須五年,練精須十五年,練至化境,須三十年,你且嘗試修煉,不必求速,亦不必怠慢,一切隨心意所至,困惑處,可于每日掃地時詢問。”
  掃地僧提著掃把開始打掃藏經閣,賈里玉席地盤腿而坐,開始默念經書,不過一個半時辰,已然記下全書,這也是他念經三年的收獲之一。
  合上經書后,他將經書放在掃帚把上頂回到書架遠處,然后跟著也去掃地了。
  有一說一,賈里玉如今學武,已很難碰到不解之處,凡世間武學,能讀懂便能參悟,能參悟就能學成。
  如果射雕世界的他還只是一個天賦不錯的少年,那么此時的他已然是一個地仙境界的大能,其眼光精深老道之處,便是掃地僧都略有不及。
  掃完藏經閣,賈里玉沒有發問一句,離開藏經閣時,已經學成了第一式。
  這一年,賈里玉九歲,本也到了學武的年齡,慧輪再熱愛念經,也不能再反對賈里玉跟隨師兄弟們練武。
  少林本寺子弟,十四歲后便有了下山歷練、履足紅塵的機會,但在下山之前,須闖過十八羅漢陣,賈里玉距離十四歲只有五年,除非他是喬峰那樣不世出的天才,否則五年的修煉,斷沒有闖陣成功的可能。
  因此,慧輪對賈里玉能堅守至今既感安慰又有愧疚,不等賈里玉提出,他反而開始督促賈里玉練武。
  所以從賈里玉滿九歲那天起,他的功課內容多了一項——站樁,每日清晨飯后早休后,便是一個時辰的樁功。
  賈里玉對此沒有任何怨言,如他念經一般,甘之若飴,周圍倒是有許多師兄弟抱怨站樁太辛苦,或者抱怨樁功不算功夫,他們要學上乘武學,他們要飛天遁地。
  這個時候,已經開始學習新功夫的虛觀不免要在賈里玉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學習成果,展示一下自己一躍一丈高的輕功和虎虎生風的小金剛拳。
  “不敢說十四歲闖過羅漢陣,十八歲當能闖陣成功。”
  虛觀不說“俺”的時候,說話不帶口音的時候,就是他裝師兄的時候。
  賈里玉學著他的口音道:“俺也不知道俺啥時候能闖陣成功呢?”
  虛觀哈哈大笑,拍著他的肩膀說:“你不用擔心,師兄我會照顧你的,學武過程中,遇到什么不解之處,盡管詢問,我必細心教導你。”
  “那可要多謝師兄了。”
  虛觀擺了擺手,渾不在意,然后第二天他就被揍了一頓。
  “俺要離開少林寺,這里太苦了……”
  這一年虛觀已經十二歲,功夫有了小成,這幾年勤懇修煉,進步也不錯,除了賈里玉之外,平日里還有幾個交好的師兄弟,不料還是被揍成……豬頭三。
  “誰下手這么重?你不是幾位相熟的師兄弟嗎?”賈里玉問。
  “是虛兆、虛門、虛定他們三個,他們是俺這一批最優秀的三人,師傅都說他們以后要進羅漢陣。”
  “他們三個不是有過節嗎?”三年前,賈里玉以絕對的智商優勢,挑撥他們三打了一架,結下梁子,沒想到如今聯起手來了。
  “他們說,三年前那場比武,是你和俺一起挑撥的。”
  “噢,他們終于反應過來了?”賈里玉脫口道,然后看到虛觀鼻青眼腫的樣子,又忍住了笑,道:“師兄別生氣,我這邊好好學武,中秋達摩堂演武時,我替你出這口惡氣。”
  虛觀道:“虛竹,俺都這樣慘了,你還取笑俺。”
  “沒有取笑你啊。”
  “俺都不是他們三個對手,你怎么可能打得贏他們?”
  “所以我說我會好好學武啊,距離中秋演武還有五個月的時間呢。”
  “……”虛觀指著賈里玉,你你你了幾聲,不知道如何接話了,一個初學武功的雛兒,想用五個月的時間勝過他同齡中最優秀的三個人,簡直癡人說夢,他能說什么呢?
  四月,賈里玉練成拈花指第二式,仍舊沒有詢問掃地僧;
  五月,連破兩式,拈花指八成其四;
  六月,勢如破竹,一舉連破五六七三式;
  到了七月,掃地僧竟然忍不住主動開口問:“拈花指進境如何?”
  賈里玉不答,伸出手掌,緊并食指和中指,拇指徐徐按向食指和中指,拈住一片樹葉,然后手腕旋轉,樹葉變成無數小碎片。
  拈花指最后一式“佛祖拈花”,賈里玉初入這一式,功力不足,還做不到凌空拈花,指力也未達到破衣穿孔、碎石斷木及隔空點穴的地步。
  但賈里玉用了短短五個月將拈花指練到這個地步,已經足夠讓人驚悚,便是掃地僧都微露一絲絲訝異神色。
  “拈花指最后一式,須內功外功齊練,直至凝氣于指,算是小成。”
  掃地僧已然不再界定時限,那種時限是針對普通人,賈里玉顯然不屬此列。
  八月初,賈里玉捏碎了三粒黃豆,開始凝氣于指。
  這日練拳結束,他看到虛兆、虛門和虛定三人跟在虛觀后面朝自己走來。u


广西快3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