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暗生情愫


小說:法則之天玄   作者:南風吹陽   類別:東方玄幻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lislmy.live/book/116425/ 為您提供法則之天玄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唔。”
  “好疼。”
  林玄緩緩睜開雙眼,身體各處傳來的疼痛感讓他齜牙咧嘴。
  他內視自身的丹田,發現七道法則之鏈以及血脈之力全都被這些深紅詛咒之力覆蓋。
  根本施展不出修為,武紋更是沒有半點反應,這種詛咒之力似乎更為高級,也不是邪魅,仿佛是一種更為高級的法則之力。
  所以暫時壓制住了他體內的力量,唯獨時間和空間法則不受影響,但是只有空間法則他領悟了一絲,時間還是一竅不通。
  理論上來說,木偶小人由那名強者制作,只要修為高于那人,強行用海量的法力突破詛咒是可行的。
  林玄艱難的抬頭,發現自己身處山洞內,外界有嘩嘩的流水聲。
  洞內的空氣中殘留著淡淡少女體香,很是好聞。
  “你終于醒啦,我抓了一條大魚,等會燉魚湯給你喝。”
  林玄看向洞的門口,刺眼的光線襯托出那青春少女的驚人身材。
  前凸后翹,穿著一身純白長裙,長長的秀發隨意散落在胸前,嫵媚動人的小臉上還帶著幾滴水珠。
  手中還抓著一條活蹦亂跳的大魚,非常不安分的扭動身子想逃離她的魔爪。
  林玄心中一暖,掙扎著坐起來,聲音沙啞的開口道:“我現在沒有修為,一介凡人。”
  “咳咳。”
  肺部的疼痛讓他差點喘不過氣來,劇烈咳嗽。
  秦青霞心疼的上前輕輕拍打他的后背,放下那條大魚。
  柔聲道:“都怪我,其實我那時候想幫你抵擋詛咒之力的,我不喜歡欠人情,沒想到好心干了壞事,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到底的。”
  她一臉認真,這句話要是被外界知道,肯定引起軒然大波,秦國小公主的金口玉言,那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還有,你叫我青霞就好了,不用和我客氣的啦。”
  說完她的臉上還出現了紅暈,如同陷入愛河的那些姑娘,美艷的不可方物。
  林玄則胡思亂想,嘴角噙起一抹壞笑,老練自然的握住了她的芊芊玉手。
  貼近她的耳邊輕聲道:“怎么負責嘿嘿。”
  “啊,你在干嘛啦?流氓壞蛋,哼。”
  青霞的臉色更加通紅,扭頭不敢看著林玄那迷死人不償命的壞笑。
  還好林玄沒有做出過分的事情,否則已經專門看了他兩天兩夜的秦軒明肯定得扒了他的皮。
  一旁的風無為露出淡淡笑容,:國主,我認為小公主和我家林玄十分般配,簡直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如果可以,我風痕宗隨時可以提親。”
  “有多遠滾多遠,這小子我看著就煩,青霞除了和她母后極為親近,連我她也沒有這么上心過,這小子三五除二就這么老練的上手,要不是我知道他所有的底細,出來我就命人砍了他的手。”
  秦軒明煩躁的看著光幕中你儂我儂的二人,心里特別不是滋味。
  養了這么多年的女兒也沒見她喜歡過誰,因為林玄這個變數,唉,女大不中留啊。
  烈文良則急忙開口道:“國主,不能聽信風老頭的胡言亂語,我認為小公主只是暫時迷了心竅,我宗門的第一親傳弟子烈如虎才是最合適她的人選。”
  “還風老頭,我比你年輕了七歲,糟老頭子是你。”
  兩人吵的不可開交,讓下方的那些其他宗門的掌門無奈扶額,各自裝作沒看到聽到的樣子。
  同時也側面反應了秦國的宗門關系,弟子間的小打小鬧還是有,這是必然,遇到外敵,所有人肯定都團結一致。
  華侖山頂道場之內。
  三只兇獸已經被斬殺了兩只,還有一只茍延殘喘。
  只剩一名烈陽宗弟子還在苦苦支撐,另外兩人已經捏碎令牌逃離了,戰斗之慘烈遠超他們想象。
  “你這該死的畜生,今日必要你狗命。”
  那名烈陽宗弟子拖著重傷的身軀,服下一枚禁藥,氣勢暴增。
  而那怪物也在低吼,知道自己不背水一戰就要死在那人手下,它竟然徒手撕開同伴的胸腔,取出里面的妖丹,吞了下去。
  原本就猙獰的體型更加恐怖,鋒利的爪牙快速增長,傷勢在逐漸痊愈。
  二者又開始了激烈的戰斗,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那三道被白色光芒籠罩的神秘法寶。
  在青霞的調養下,林玄的身子恢復的極快,各種不要錢的上好療傷藥沒有少吃。
  時間來到秘境奪寶的倒數第二個夜晚,林玄已經痊愈。
  現在的他沒有大礙了,就是動用不了修為,肉身之力也被封鎖。
  和一介凡人沒有兩樣,隨隨便便一名法則師都能輕易殺死他。
  他和小公主偷偷的來到華侖山頂的角落處,潛伏起來,觀察著安靜的有些詭異的道場。
  他們躲在一處草叢里。
  露出兩雙眼睛盯著遠處那沒有防御陣法保護的三道法寶。
  殘破的道場無聲訴說著這里發生的慘烈大戰。
  碎裂一地的山石,攔腰橫斷的樹木,坑坑洼洼的地面,還有兩頭死去多時胸口被掏開的怪物。
  “我們走后這里經歷了大戰,不過法寶既然還在,而且還有一頭怪物不知所蹤,很有可能還沒死,潛藏在哪個角落,隨時準備給在來奪寶的人致命一擊。”
  林玄瞇著眼睛細細思索,小聲的分析給青霞聽。
  “那三人估計全部失去資格捏碎令牌離開這里了,這些怪物簡直太可怕了,肉身之力幾乎不輸給王玄境強者。”
  “還是我去拿吧,我有父皇給我的法寶,就算那頭怪物沒死,也奈何不了我的。”
  青霞取出兩只玉鐲,戴在手上,在把另一只玉鐲放在林玄手心。
  玄法境八段的她憑借種種手段自然也是不容小視的存在。
  林玄抓住她不讓走,因為實在太危險了,誰也不敢保證會發生什么意外。
  可沒有修為的他根本束縛不住青霞,被她脫離。
  速度極快的朝道場奔去,百米,五十米,二十米。
  最后一米近在咫尺的時候,異變突生!
  那頭狡猾的怪物直接破土而出,鋒利的爪子兇狠的朝青霞的小腹抓去,防不勝防。
  關鍵時刻。
  玉鐲發光,形成一道圓形防護罩,擋住了怪物的攻擊。
  防護罩上掀起陣陣波紋,柔合的化解了致命的攻勢。
  林玄眼中有一絲怒火在燃燒,這種感覺他也說不清楚,就是不允許他喜歡的人受到傷害。
广西快3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