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深紅詛咒


小說:法則之天玄   作者:南風吹陽   類別:東方玄幻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lislmy.live/book/116425/ 為您提供法則之天玄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而始作俑者林玄則頓時緊張起來,這小姑娘居然還有本事找到他。
  “怎么辦,被她揪出來我的一世英名就都毀了。”
  他已經打算開溜了,奈何剛才出盡風頭,很多人的目光依舊在他身上。
  而且道場的半圓形防御陣法邊緣只有他一人,實在太顯眼。
  讓人不想注意他都難,實在是騎虎難下,進退兩難。
  秦青霞觀察了一圈四周,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但那名在半圓形陣法邊緣的青年男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奇怪,這背影怎么越看越眼熟。”
  她沒有動用手段揪出那名偷看她洗澡的人。
  而是悄悄來到林玄身后,玉手中的符文微微發亮,伸手探向他的肩膀。
  想試探有沒有反應。
  卻沒曾想到,林玄突然轉身,大喝一聲。
  “公主小心。”
  他直接抓住秦青霞的手,順勢抱了起來,開始暴退。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秦青霞實在措手不及,面色紅暈,不知道說什么。
  然而看到身后那近在咫尺的怪物,巨大的驚嚇恐懼感讓她直接嚇暈了過去。
  只見那半圓形防御陣法正在緩緩消散,三只兇獸不知什么時候無聲無息的繞到她背后,準備致命一擊。
  然而這舉動被林玄發現,用后背擋下了那道利爪的陰險攻擊。
  哪怕有銀色武紋阻擋,他的背后也被狠狠撕裂出三道口子,血水頓時就流出。
  周圍的那些各大宗門弟子全部都慌了,他們可不是這三只兇獸的對手。
  唯一能抗衡的那三名九段修為的弟子,也都護著自家弟子快速朝山下離去。
  沒有人打算同時對付三只力大無窮,皮糙肉厚的怪物。
  林玄強忍住后背的劇痛,把這位嚇暈小公主輕輕交給風痕宗弟子們照顧。
  轉身看向那三名正在四處追殺的怪物,深吸了口氣。
  壓制住傷勢,傷口已經不在流血,慢慢在結疤,可想而知他的自愈能力多強。
  “既然喜歡肉搏,我來陪你們玩玩。”
  大日金剛憑空浮現,如同神魔般的身影高大威武附身在他身上。
  腳底發力,地面的草地直接震裂一大片,整個人如同炮彈般彈射出去。
  瞬息間來到一名怪物身后,一記鞭腿朝它腦袋踢去。
  “嘭。”
  音爆聲炸響。
  那怪物反應極快,抬手擋住了林玄這一記鞭腿,但是它也并不好受,整個人被這股沖擊力擊飛,沿途撞斷了許多巨大的山石。
  重新要站起時,林玄已經貼進它的身前,又是一拳直中腦袋,打的直接凹進土里。
  頭骨都出現裂縫,隱隱有紅白之物在蠕動。
  “這什么玩意,這么堅硬。”
  林玄手臂發麻,齜牙咧嘴,連續的幾次重拳已經把這頭怪物打懵。
  湛藍色花紋的斬邪刀憑空出現在他手里,正要一刀砍下它的頭顱。
  背后兩道腥臭的風撲來。
  “該死。”
  林玄一個箭步朝旁邊閃開,躲過了那兩頭怪物的攻擊。
  正要還擊,他注意到那三道寶物的方向有人在快速奔去,顯然是要坐收漁利之利。
  “我在這拼死拼活,他們三個跑去收取寶物,真把我當擋箭牌了,就讓他們吃點苦頭。”
  林玄不在硬抗,看著風痕宗弟子們已經下山。
  他一邊吸引怪物的攻擊,一邊朝道場中央沖去。
  背后耀金羽翼猛的一震,速度飆升,直接脫離了糾纏,再有三個呼吸就能搶到寶物。
  現在的華侖山頂只剩他和那三名九段弟子,還有怪物,場面十分緊張。
  離寶物最近的還是那三名九段弟子,林玄的手掌朝他們方向的地面虛空一抓。
  一面面厚實的土墻快速升起,阻擋住了那三人的去路。
  怪物在不斷逼近,那三人破開一面土墻還有一面土墻,速度頓時大減。
  惱怒的看著后面追來的林玄和那三頭怪物。
  為首那名烈陽宗弟子陰沉道:“既然你要阻我們財路,我也只好讓你失去資格傳送出去了。”
  他掏出一個木偶小人,血紅的眼睛和夸張猙獰的嘴角顯然極為瘆人。
  無聲訴說著恐怖,林玄自然也看出來這東西不好惹。
  他的潛意識不斷告誡自己要遠離這東西,否則難以預料會帶來什么后果。
  木偶小人眼睛越發猩紅,死死盯住林玄,像是已經鎖定了他。
  周圍也不知道從何處傳來驚悚陰森的笑聲,讓人毛骨悚然。
  一道道深紅色未知力量如同繩索朝林玄纏去,速度之快,讓人根本反應不過來。
  就當林玄要避開時,秦青霞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他面前,欲要替他擋住這一擊。
  林玄瞳孔一縮,本能反應的抱住她的腰,一個轉身。
  讓那道力量擊中了自己,鉆入他的體內消失不見。
  “怎么回事。”
  “我的力量在消退,斬邪刀沒有反應,我的血脈之力也沒有回應,銀色武紋更是直接消散。”
  此時的林玄更像是一位被摧毀修為丹田的人,絕望中帶著不解。
  他整個人墜落在地上,沒有任何力量保護的他不知道摔斷了多少根骨頭。
  體外出現了一圈圈環繞全身的深紅色花紋,詭異而不詳。
  秦青霞目中閃過一絲錯愕,立即反應過來,捏碎一顆遠距離傳送石,帶著全身殘廢的林玄逃離了華侖山頂。
  在一處奔騰的瀑布岸邊。
  她滿頭大汗,手忙腳亂的替林玄涂抹上好的療傷藥膏。
  治療內傷的丹藥已經喂他吃下去了,現在這些外傷也都在慢慢痊愈。
  唯獨他身上的這些深紅花紋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那居然是詛咒之力,烈陽宗的人也太心狠手辣,擺明了要讓他失去修為。”
  望著昏迷不醒的林玄,秦青霞面帶自責。
  原本她有把握抵抗住那種詛咒之力,所以才現身要幫助林玄抵擋這一擊,只因為之前他救了她一命。
  沒想到弄巧成拙,毫不知情的林玄出于本能再一次救了她。
  “唉,你可千萬不能死啊,我還欠你兩條命呢。”
  這位小公主顯然沒有干過照顧人的事情。
  接下來的兩天。
  林玄的方方面面都由她笨手笨腳的打理。
  “嘻嘻,這家伙暈過去也這么好看,不枉我照顧了他這么久。”
  正在犯花癡的秦青霞坐在林玄身邊靜靜地打量著他。
  心里漸漸產生一種說不出的奇妙感覺,就像是春心蕩漾。
  離七天的時限還有不到三天,所有人就會被大陣之力傳送出去。
广西快3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