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秦國 風痕宗


小說:法則之天玄   作者:南風吹陽   類別:東方玄幻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lislmy.live/book/116425/ 為您提供法則之天玄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林玄一直靜靜的等待莉寶蘇醒,這次見識到了皇法境的戰斗,讓他感悟良多。
  對玄法境也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到了這個境界。
  所施展的法術,不再是局限于死物,更像是活靈活現的靈物。
  因為初步理解法則的玄奧,便會發現它的迷人之處就在于無窮無盡的變數。
  唯有神法境,才能徹底洞析契合自身的一條法則大道,言出法隨,那等威勢,無人能敵!
  林玄閉眼消化著感悟,化作底蘊,壓制那種想要突破的沖動。
  莉寶甜甜的聲音就傳來了。
  “哥哥,這是哪里呀?我好像做了一個夢,差點就要失去哥哥了。”
  林玄睜眼,捏著莉寶胖乎乎的小臉。
  柔聲道:“你做了個噩夢啦,等會烤羊排給你吃~”
  夜幕降臨,他抱起莉寶,正想走向那羊群。
  背后有種癢癢的感覺,仿佛有什么東西要鉆出來一樣。
  林玄嘗試發力,一對熾白羽翼緩緩施展開來。
  那猶如雕刻般的羽毛,簡直比天使一族的翅膀還要俊美非凡,用完美來形容最為恰當。
  莉寶捂著小嘴,寶石般的大眼睛里充滿崇拜。
  因為此刻她的林玄哥哥真的猶如天神下凡人世間。
  長發及腰,劍眉星目,身穿白色長袍,膚色白暫光滑,外表看上去溫文爾雅,但是不經意間的柔情卻讓人淪陷。
  身后那雙神圣之翼更是點睛之筆,放在尋歡作樂之地,絕對是最搶手的頭牌,千萬少女的夢。
  林玄也有些驚訝,那對在極北之地傳送門前他破境到王法境的耀金羽翼,居然保留在他身上。
  只不過顏色變化成熾白色,這也是救命的底牌。
  想想遇到打不過的敵人,突然展翅高飛,扶搖而上,他們的表情恐怕很驚訝吧。
  他越來越好奇自身的來歷,同時對自己強大的血脈之力越發依賴。
  林玄心念一動,熾白羽翼猛的一震,破開空氣。
  瞬息間來到那被圈養的羊群上空,這速度已經不是武法境強者能追上的了。
  羊群中央有一名小小的牧羊少年,吊兒郎當,嘴里叼著根狗尾巴草,瞇著眼睛似乎在睡覺。
  沒有半點察覺林玄的到來。
  莉寶沖著底下的少年喊道:“喂,醒醒,我們買你一只羊來吃。”
  林玄面帶微笑,緩緩落下,收起羽翼,抱著莉寶來到那少年面前。
  牧羊少年拿手揉了揉眼睛,定眼一看。
  一名豐神俊朗的青年抱著可愛至極的小女孩,正站在他面前。
  “喂,你怎么不會說話呀”
  那少年不好意思道:“我剛才在睡覺,沒聽到,二位有什么事情嗎?”
  林玄捏住了莉寶的兩腮,不讓她在說話,這丫頭性子有點沖。
  輕聲開口道:“請問這是哪里,這里是漢國嗎?”
  牧羊少年搖了搖頭道:“這里是秦國,離漢國隔著一片海洋呢,莫非你們是漢國人”
  在沒有弄清兩國關系的前提下,林玄沒有貿然說是。
  “不是,我們只是聽聞漢國風景如畫,百姓安居樂業,便動身四處尋找,想去那安定下來。”
  牧羊少年點頭道:“原來如此,你們現在在秦國的東部,這是風痕宗的地盤,我只是負責管羊的雜役。”
  “往常這個點,都會有外門弟子來取走十只羊,算算時間,也應該到了。”
  話音剛落,一男一女身穿青色長袍的外地弟子朝這襲來。
  人未至,殺氣先到,那名看起來約二十歲的男子神色不善的來到林玄面前。
  高高在上道:“你是哪里混進來我們風痕宗的,不知道宗門禁地外人禁止入內嗎?”
  林玄對遠處的大銀招了招手,歉意道:“這位朋友,在下也是不知情闖入你們的地盤,這就離去,請勿見怪。”
  他一眼看穿這名男子不過武法境三段的修為,雖然不懼,但是不惹是生非也好。
  那名男子態度稍微好了一點,那旁邊的女弟子早已經淪陷在林玄的翩翩公子氣質下了。
  嬌聲道:“對啊范明師兄,人家公子也不是故意的,我們就帶他出去吧,好顯示我們風痕宗弟子的氣量。”
  范明也覺得眼前這名青年氣宇軒昂,怕是人中之龍,不會是一介凡人。
  抱著結交的心思,他抱了抱拳,爽朗的笑道:“師妹說的極是,是師兄我唐突了,這位公子,你隨我離開這里吧,這里也不是禁地,只是宗門內圈養牲畜的草地罷了。”
  林玄點了點頭,微笑示意。
  大銀麻利的沖了過來,它早就縮小了體型,重新變回呆萌可愛的樣子。
  莉寶光著腳丫子就跳到大銀肩上,眾人向出口離去。
  原來這里是自成一片小空間,林玄從范明那得知,風痕宗是秦國數一數二的大型宗門。
  宗內幾十萬名外門弟子,五萬內門弟子,兩千精英弟子,百名親傳弟子。
  等級劃分嚴格,門內資質好的到處都是,所謂天才也不在少數。
  范明帶著林玄等人走出傳送門。
  映入眼前的是人山人海,好不熱鬧,大大小小的建筑精美絕倫。
  全部都身穿青袍的外門弟子,格格不入的林玄和莉寶頓時成為焦點。
  他們議論紛紛,這位和范明一同走出,清秀儒雅的公子是誰。
  范明看著處變不驚的林玄,心里的結交之意更加堅定,他自己的天賦自己知道,這輩子能進內門就是祖上燒香了。
  唯一的機會就是獲得貴人相助,才有翻身的希望。
  這句話是一位算命先生告訴他的,而范明正好是迷信這種東西的。
  所以他一直在等,今天機會終于來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自己了。
  范明挺直了腰板,走在前面為林玄介紹這里的風俗人情。
  “對了林兄,你可有加入宗門的打算相信以你的天賦資質,進入風痕宗這種藏龍臥虎之地,定能有片大作為。”
  林玄稍加思索,他也不愿意到處流蕩,不如加入宗門修煉,在這里,天賦決定一切的時代。
  林玄自信能迅速成長,直到有能力擊殺靖王,重新為林府洗刷冤屈時,他就要回去討個公道,質問漢國皇室的不作為,腐敗糜爛的政治。
  想到這里,林玄對范明點頭。
  “那就有勞范兄推薦了。”
广西快3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