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三章 防御


小說:天命主宰   作者:開荒   類別:現代魔法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lislmy.live/book/115103/ 為您提供天命主宰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昏暗的街道上,中野陽太提著酒瓶,整個人東倒西歪的在街道上行走。他的表情迷茫僵硬,眼神則呆滯渾濁,仿佛是真的已經酩酊爛醉的醉鬼一般。
  可在他眼眸的深處,此時卻閃動著精芒,時不時的會偷眼打量著不遠處,那個有著risingsun(旭日)標牌的門店。
  門店的卷閘門已經關閉了,不過那縫隙處還透出了幾縷燈光。里面顯然是正在忙碌著清賬,備貨之類的事情。而中野陽太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在門店那些保安反應不及的狀況下,把手中酒瓶里面的炸彈塞入進去。
  哪怕沒成功也無所謂,只要這顆炸彈在這門店前方爆炸了,那也同樣能獲得一筆豐厚的金盾。
  亞特蘭大的地下世界剛放出來的大單,炸掉旭日電器零售公司的一家門店,可以獲得五十萬金盾,在門店前爆炸是二十萬,而如果能制造一起傷人的槍擊事件,則是五萬金盾。
  中野陽太很久沒看到報酬這么豐厚的任務了,一個月前東城區血手黨與某個勢力爆發戰爭,倒是有不少報酬還算豐厚的雇傭委托從紅雀俱樂部放出了,要求在無傷亡的情況下槍擊血手黨門店,一次也有兩到三萬金盾,可惜那個時候,他顧忌血手黨的勢力不敢去接。
  可誰能知道那么強大的安東尼奧,擁有著十幾個支部的血手黨,居然會那么干脆的潰敗垮掉。就連埃德溫·安東尼奧本人,據說也被人干掉殺死,讓中野陽太悔之莫及。
  不過這次,他是看準了,這個旭日公司只是亞特蘭大城新崛起的一家電器零售商而已,沒什么太大的來頭。
  此外向他們發布雇傭委托的那位大佬,中野陽太也知道根底,那是卡迪文集團在地下世界御用的一位情報商。
  顯而易見,這家可憐的公司,已經被卡迪文集團公司這樣的巨頭盯上了。那位伊夫·卡迪文先生,正打算把他的競爭對手送入地獄。
  距離越來越近,中野陽太的身形,也更加的踉蹌不穩,像會隨時隨刻都要栽倒在地上。
  而就在那卷閘門,已經近在咫尺的時候,他戴在胸前的一條項鏈忽然開始發熱。中野陽太一陣愣神,然后就若無其事的繼續向前,在經過這家門店前方的時候他也沒有任何動作,直到五十米外,他拐入到南面的一條小巷里面,就皺著眉頭,從自己手上戴著的一個微型空間手環內,拿出了一個移動電話。
  “中野,剛才有狙擊手盯上你了。你回來吧,我們放棄任務,情況不太對勁。”
  “狙擊手?”
  中野陽太皺著眉頭,掃望著四周:“知道是哪個方向嗎?能不能把他解決,一條人命,應該也能換一點錢?”
  “狗屎!命可比錢重要。我建議你現在走出巷子,看看我們的東面。”
  “嗯?”
  “卡迪文的倉儲中心被整個燒掉了,滔天大火,現在整個城區都可以看見。”
  手提電話里的聲音帶著幾分驚悸:“到剛才為止,卡迪文的三個珠寶首飾店被搶劫,還有在你之前動手的那幾位,也都死掉了。要么是被一槍打死,要么是被砍掉了腦袋。還有最關鍵的——”
  此時中野陽太的臉色,已經逐漸凝重,不過接下來那手提電話中傳出的聲音,還是讓他的心內掀起了狂瀾。
  “獵狐傭兵團所有人都全數死亡,已經有人在城北,看見了他們的尸體。還有‘黑暗蛇’梅肯,‘毒劍’拉夏爾的頭,剛才已經被人掛在謝伍德莊園的門口——伊夫·卡迪文,他似乎惹到了不該招惹的人。”
  “是旭日公司?”
  中野陽太已經從頭涼到了腳底。
  “就是旭日公司背后的大人物,我剛才已經打聽清楚了。這家公司的bss,就是那個幸運的安德烈。”
  “那個格斗明星?”
  “也是殺死安東尼奧的那位。”
  中野陽太當即裹起了風衣,掉頭走向了巷內的深處。
  ※※※※
  在謝伍德莊園,伊夫·卡迪文正在大聲怒斥:“混蛋!局長先生,你們都是一群混蛋,一群狗屎,一群軟蛋!我每年給你們警察局的各種基金會捐款幾百萬金盾,可不是讓你們在這個時候睜眼干看著的。”
  “冷靜點,卡迪文先生。”
  那電話里面傳出的聲音雖然鏗鏘如石,卻冷靜溫和:“我們已經在介入了,為了你的事情,警局已經臨時抽調了兩百人的警力。卡迪文,事發之前,你沒有提前通知我對吧?”
  “嘿!就只有這么點人,你們是在應付我嗎?”
  “很抱歉,已經是極限了。”那聲音苦笑了笑:“魔狼芬里爾,那才是我們真正頭疼的問題。范德里克,霍華德,范彼特,都有直系的血裔,死在那位魔狼的手里。或者你與他們說?讓我們現在多抽調一些警力?”
  卡迪文微一愣神,然后勉力平復著怒氣:“行了!我希望你們的警力能夠盡快到位,追捕那些殺人兇手,還有破壞我產業的罪犯到案。”
  “當然,我會這么做。不過卡迪文先生,我也希望你能夠撤銷在地下世界的那些委托,這會讓我們警局很為難。當然,同樣的話我也會與威爾頓斯坦先生說的。從現在開始,我不希望亞特蘭大城區內有更多的槍擊案,或者爆炸案發生,這是魔塔委員會的意志。”
  “聽起來像是在偏袒。”卡迪文的眉頭緊皺:“他那邊分毫無損,而我們卡迪文集團已經死傷將近兩百,我還有一個倉儲中心,三家珠寶首飾店被他們搶劫。”
  “不,這恰恰是對你的偏袒。卡迪文先生,是你先對他動手的對吧?首先在地下世界下達委托的也是你。”
  那語聲漠無感情的說著:“此外,恕我直言,現在你與他的力量對比并不占優,你被碾壓了卡迪文。沒有警局與魔塔委員會的庇護,伊夫·卡迪文最多一天之內就會迎來死亡。這里贈送你一個消息吧,可能你的部下還沒來得及告訴你。‘神眼’羅德,已經被人圍殺了。這應該是你手中最強的底牌吧?你們可能是泄露了他的情報,導致他的行蹤被找到。”
  伊夫·卡迪文的眼瞳微微一張,口中叼著的雪茄,也在這時候墜落在地。
  “——所以,我希望今天的卡迪文倉儲中心是因失火而引發,你的那三家金店也沒有失竊,報警只是烏龍。E,今天晚上也沒有人失望。所以我們警局,也不負有責任是吧?”
  那人并沒有征求卡迪文的同意,在這之后就直接掛斷了電話。這個時候的伊夫·卡迪文,是恨不得將手中拿著的手提電話一把砸碎。
  不過就在這時候,他身前的玻璃窗,忽然間光華閃動,一位中年人的身影,出現在鏡面之內。
广西快3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