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強行五五開


小說:醉枕大明   作者:會元   類別:兩宋元明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lislmy.live/book/114920/ 為您提供醉枕大明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眼見眾人起哄,紀浩推脫不得,只能答應跟宋茂彥比試一番。
  其實若是別人提出比試,他或許會直接坦然說一聲自嘆不如,把這比試推脫掉,反正他也不在乎什么文名。但是這位“情敵”面前,紀浩卻不愿意露怯,畢竟是個男人都會這么想。
  宋茂彥在萊州也是以詩詞出名的,眼見此時紀浩答應了他的比試邀請,不由的很朝著紀浩微微一笑,手中的那把扇子輕搖了幾下,顯然并未把紀浩放在眼里,一副很自信自己贏定了的模樣。
  他自恃詩詞功底深厚,此時倒是表現很是大方,對紀浩道:“那這這比試以何為題吧,就請紀兄定吧?”
  這出題的一方,自然是很賺便宜的的。雖說是現場詩詞比試,但是平日若是做得好的、還未示眾的詩詞,完全可以借著出題目的機會,將這詩詞比試的題目限定到自己那準備的詩詞上,這樣的投機自然是很容易的。
  紀浩自然明白這家伙的意思,既然打算打擊一下他的氣焰,自然也不會去主動出題,落下賺便宜的口實,當下作出一副很是傲然的模樣道:“宋兄原來是客,還是你出題吧!”
  只是唯一的遺憾是,他今日本來沒打算裝比,所以沒帶自己那把“云多記”的檀香木折扇。不然的話,他自信自己手持折扇的氣場,定然要比對面那個輕搖折扇的“情敵”強上幾分。
  宋茂彥見紀浩不愿賺這個便宜,以免落人口實,不由呵呵一笑,倒沒有跟他多糾纏,當下說道:“既然紀兄不愿出題,那不如請文清兄這東道,來做個中人,由他出題怎么樣?”
  紀浩對此自無不可,當下點頭答應。
  徐潤在旁笑道:“那既然如此,那在下便不客氣了,否則兩位再謙讓下去,我們何時才能聽到精彩的詩詞出爐。”
  隨即他微一沉吟道:“嗯,這偶園修竹環繞,以竹為主題,而且聽今日大家的詩詞也大都是以竹為題,不如你們也以竹為題,各自作一首詠竹的詩詞,如何?”
  宋茂彥聽了徐潤的話,淡然一笑道:“在下沒有意見。”
  紀浩一聽徐潤提議以竹為題,倒是立即想到了一首很不錯的小詩,當下也是點頭答應。
  定下題目之后,宋茂彥看著眼前蒼翠欲滴的竹林,只是凝思了片刻,便脫口道:“在下這里有了。”
  說罷他開口吟道:
  “枝修節翠向天高,風秀猗猗韌復嬌。
  覆雪披霜難變色,心空卻做富音簫。”
  雖然只是一首七絕小詩,但是僅這一份急才,便不負其才子之名。而且這小詩做得也是頗有寓意,以竹詠情,算是一首不錯的詩作。
  宋茂彥雖是萊州人,但是登萊地區本就交往頻繁,他以前也是時常來登州的跟一些文士好友走動,且經常參加一些登州文會的,因此在登州士子中,也是有很多好友的。
  真說起來,他倒是比紀浩這個雖是登州本地,但卻很少參加文會的秀才,認識的登州士子多一些。
  因此他的這一首詠竹七絕小詩一做出,頓時便有很多叫好之聲。
  這其中有兩個上科跟宋茂彥一起去濟南府參加鄉試的舉人同年,他們都是了解宋茂彥跟紀浩之間過節的,此時更是賣力夸贊這詩做得好,以幫自己這位舉人同年爭面子。
  雖然他們跟紀浩是同鄉,但論起親疏遠近來,顯然更偏向自己的舉人同年。畢竟紀浩只是個秀才,在舉人眼里,這是跟他們有著鴻溝般差距的。
  其中一個叫齊鋒的舉子更是很是鄭重的點評道:“守謙兄此詩做得極妙。前面三句寫出了竹子作為歲寒三友的高潔、正直與剛毅的品格,而最后一句更是出彩。很多俗人總是譏諷竹子腹內空空,說其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但是孰不知,內里實心的樹枝只能做一根普通的木棍或是被當做柴火燒掉,但腹內中空的竹子,卻能做出富于音律變化的笛簫等美妙樂器。因此這最后一句,當真是畫龍點睛之筆,恰如其氛的描繪出了竹子那不但氣質高絕,而且實用的君子品格。”
  他的這一番點評,雖然用意在于吹捧宋茂彥,卻也算是點評很到位,因此立時得到了很多人的贊同。
  一時眾人對詩作的評價更高,都覺得這宋茂彥能考中舉人,果然是有真材實料的。
  不過士子中也有看不慣這幾個自恃舉人身份,一直在那裝腔作勢的充大個的家伙的,其中一個叫陳昊的縣學生員更是直接跳出來挑刺道:“這詩雖然寓意不錯,但是遣詞卻是有些太過直白,少了一些能夠去仔細品味的東西。而這七絕小詩中的第二句最后那‘韌復嬌’三字,顯然有些不妥。這三個字雖然韻倒是押上了,但是韌復嬌’明顯的突出了這后邊的‘嬌’字,反而恰恰沒有顯出其堅韌的品性。”
  這挑刺挑得倒是很有水平,眾士子都是懂得詩詞的,一時頓時便有許多連連點頭的。
  也有那偏向著宋茂彥的,想要替他遮掩一番,卻發現這陳昊確實言之有物,實在不好直接否認這一點小毛病,只能用瑕不掩瑜來替他打圓場。
  這個叫陳昊的縣學生員,紀浩倒是也認識的。那日被徐潤拉著去參加海岱詩會時見過一次,說起來也是他的同年。
  今日他這點評,倒是暗中幫了自己,紀浩不由的對其大生親近之情。
  既然宋茂彥的詩做出來,眾人也品評了,自然都將目光投向紀浩。
  紀浩眼見眾人望向自己,當下笑吟吟的指著不遠處長在假山上的幾竿竹子,道:“在下觀這長于假山縫隙的幾竿翠竹,倒是想起前幾日登黑石山時,看到的那幾竿長于山巖之間的青竹,對此倒是頗有所感,這里也得了一首,請眾位鑒賞!”
  說罷他開口吟道: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紀浩這首詠竹的七絕小詩,是“借”的板橋先生的一首流傳甚廣的題畫詩。
  這首七絕作得很是豪邁大氣且寓意深刻,其能夠在后世流傳甚廣,顯然是有著其自身的魅力的。
  這里的士子,大都是久在登州城里廝混的,許多都是了解紀浩以前詩詞風格的。他此前做得的詩詞大都是那種意境唯美的風月詞作,唯一一首頗為寓意的詩作,還用了個“落.紅”的曖昧之詞,因此他們大都以為紀浩今日又要做一首唯美的風月詞作呢,沒想到做了一首這么豪邁大氣的詩作。
  一時那些了解紀浩的士子,不由又是驚奇,又是佩服。
  稍一品味,眾人便都紛紛大贊其妙。
  特別是那幾個跟紀浩同年的縣學生員,更是拼命的叫好,心中更是暗贊紀浩這風月班頭的實力果然強大,隨便一首小詩都能做得這么豪邁大氣,顯然是有這才情的,當真為他們這些縣學同年爭臉。
  那個陳昊顯然頗有出風頭的興趣,當下又出面點評道:“文澤兄這首詠竹的小詩,寫得很是大氣磊落,將這長于巖縫中的竹子那頑強而又執著的品質體現的淋漓盡致。只是開頭這“咬定”二字,便活靈活現的描繪出了竹子的頑強與倔強;后兩句更是進一步寫出這竹子的堅韌品格。
  竹子經過了無數次的磨難,才長就了一身英俊挺拔的身姿,而且從來不畏懼來自東西南北的狂風的擊打。顯然這也是文澤兄的自況,在這滾滾紅塵中奮力的拼搏,其間雖然總免不了歷經風吹雨打,但是依舊堅持高潔的本性,倔強的不改初心。此詩大妙,妙不可言。”
  這一番點評,讓紀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發誓:自己真沒找這家伙做托兒。
  陳昊這一波點評,雖然有吹捧,但是卻很是準確說出這首小詩的精髓,只不過最后那強行扯上是他這個“作者”的自況,讓他有些汗顏。
  眾人聽了陳昊的點評,都是連連點頭,對這首小詩更加贊賞,有幾個縣學生員更是直言此詩比剛才宋茂彥所做的那首要強上幾分。
  那幾個跟宋茂彥交好的士子,本來他們都打著等紀浩一作出詩來,便出來挑一番刺的。但是等紀浩“作出”這首詩來之后,他們卻發現這首小詩無論是寓意還是遣詞,都讓他們實在挑不出一點毛病來。
  顯然這首詩作得是很妙的,這幾個士子雖然有心幫助宋茂彥爭面子,卻也愛惜自己的羽毛,不敢直說此詩作得不好。
  若是他們強行貶低這首詩作,日后流傳出去,定然會被人笑話的。大家都是識貨之人,別人自然能看出此詩做得很妙。
  是以這幾個士子只得強行吹捧宋茂彥的那首詩作也很妙,強言這兩首詩最多是不分軒輊。
  俗話說“文無第一”,詩詞文章這種東西的評判,本就是主觀性很強的。
  這幾個士子雖然人數占少數,但是里邊卻有兩個舉人身份的,他們話語權倒是比起那些普通秀才要重一些。
  因此雖然大多數的士子都覺得紀浩的那首詩作得好,但是卻也一時難以形成定論。
  ……
  ……
广西快3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