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到底是誰在求誰(求訂閱)


小說:承包大明   作者:南希北慶   類別:兩宋元明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lislmy.live/book/113884/ 為您提供承包大明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當然,郭淡也只是想想而已,在這風口浪尖上,他可不敢逃稅,萬一被姜應鱗他們待著,那不死也得脫一層皮,況且明朝的商稅也不是很高。
  郭淡望著徐姑姑那豐腴卻不失高挑的身段,暗想,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小伯爺這么天真可愛,我怎么可能傷害他,我要傷害,也是傷害你爹爹那只老狐貍,呵呵......。
  “淡淡,我姑姑與你說了甚么?”
  送走徐姑姑后,那徐繼榮便急忙忙跑到郭淡身前問道。
  郭淡半開玩笑道:“你姑姑讓你離我遠點。”
  徐繼榮哼道:“我姑姑才不會這么說。”
  “騙你是豬...你干什么去?”
  話說到一半,郭淡突然發現徐繼榮掉頭就走。
  “哦,我突然想起有事,我先回去了。”聲音已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
  這個蠢貨。
  郭淡是哭笑不得,也懶得搭理他。
  他今日可不是來專程向那徐姑姑道歉的,而是來視察工作的,這是他們第一次將畫冊賣到外地去,對于郭淡而言,可是非常重要的。
  好在其余人不像徐繼榮這么不靠譜,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進行中,關于運往江南的畫冊早已經準備妥當,現在又在加緊制作七夕網戀的畫冊。因為冊封大典畫冊的大賣,導致資金迅速回籠,這獎金什么的自然都不在話下,工匠們也是干勁十足,而且,沒有徐繼榮的搗亂,郭淡安排工作也是相當順利。
  ......
  “姑爺,你回來了。”
  剛剛回到牙行,寇義便急忙迎上來。
  郭淡只是瞟了眼他,便問道:“有什么事嗎?”
  言罷,他往椅子上一坐,輕輕松得一口氣。
  寇義道:“我今兒去官牙那邊打點好了,他們倒是答應了,但我看得出,他們對咱們還是非常不滿。”
  郭淡道:“是錢給少了么?”
  “那倒不是。”寇義搖搖頭,又道:“我想多半還是因為我們牙行最近擴張得太快。”
  郭淡稍稍點頭,道:“那也沒有辦法,咱們要賺大錢,總會有人不開心的,所以,我們開心就行。”
  寇義訕訕道:“話是這么說沒錯,但是我還是感到有些擔憂,如今官牙幾乎掌控著一切,任何進出京城的貨物,可都得經他們手,其余城鎮皆是如此,他們要給咱們使絆子,那可真是有太多手段,姑爺,我看咱們還是得未雨綢繆啊。”
  郭淡驚訝的瞧了眼寇義,隨即笑著點點頭道:“不錯,不錯,看來你最近長進了不少,那不知你有何妙策?”
  寇義忙道:“說來也真是巧了,今兒我遇到那北鎮撫司的陳五哥,他說他們北鎮撫司最近要招一個懂商的人才,目前他們手中就兩個人選,一個是那柳承變,還有一個就是姑爺您,倘若姑爺您愿意的話,我可以幫您去打點一下。”
  “錦衣衛?”
  郭淡狐疑得打量著他。
  寇義忐忑道:“姑爺,你為何這么看著我?”
  郭淡道:“你老實跟我說,你到底收了他們多少錢?”
  我收錦衣衛的錢?寇義想想都覺得汗毛豎立,哭喪著臉道:“姑爺,您就別取笑我了,我哪敢收他們的錢。”
  郭淡道:“不然的話,你干嘛繞這么大一個彎,來忽悠我去當錦衣衛。”
  未必你一個商戶想錦衣衛,還得人家送錢給你?
  寇義趕忙解釋道:“姑爺,你是不是將情況給弄反了,姑爺若想進北鎮撫司,我們可還得送錢給他們,哪有他們送錢給我們的道理。”
  “你說什么?老子進他北鎮撫司,老子還得送錢給他們?他們是瘋了吧。”
  到底是誰瘋呢?
  寇義都有些迷糊了,道:“姑爺,其實...其實很多大戶家庭都是想盡辦法,讓自己的兒子去當錦衣衛里面混個差事,因為這么一來,至少也不會被錦衣衛欺負,更何況那些官牙。”
  郭淡算是聽明白了,輕輕按著雙目:“管家,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好,你就不要拿這種瑣碎之事來煩我,他們愛招誰就去招誰,不要去搭理他們。”
  大小姐說得果然沒錯,真是可惜了這個機會啊。寇義聽罷,知道郭淡肯定不會答應的,又是問道:“姑爺,那陳五哥明兒還會過來詢問,您看...咱們該怎么回?”
  “這也要我教你?唉...方才還真不該夸你。”郭淡睜眼看著寇義,怒其不爭道:“你就說我腎虛,身體不好,無法勝任錦衣衛那等要職。明白了嗎?”
  “明白,明白。”
  寇義嚇得連連點頭,又一臉關切道:“姑爺若真是腎虛,我倒是認識一些大夫......。”
  “滾。”
  等到寇義滾出門之后,郭淡嘴里兀自是念念有詞,“虧你丫的還是個管家,連這個都不知道,我特么有腎虛的機會么。”
  ......
  翌日。
  那陳旭升早早就來到寇家牙行,雖然郭淡不在,但寇義兀自不敢讓他進門,直接在門口攔住他,又跟他去到對面的茶肆。
  “老寇,怎么樣?”剛剛坐下,陳旭升便是急急問道。
  “陳五哥,真是多謝你的一番好意,但是我們姑爺自小身體就不好,常常頭暈目眩,手腳無力,只怕無法勝任。”
  說著,寇義又掏出一錠銀子來,遞了過去,“這兩日可真是麻煩陳五哥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陳旭升看都沒有看,一手就將寇義的手撥開,神情激動道:“老寇,你先別急著拒絕,我們頭說了,是招收懂商的人才,又不是讓他去捉賊,就算他頭暈目眩,手腳無力,也沒有關系。”
  “這都沒有關系?”
  寇義震驚的看著他。
  錦衣衛是干什么的,保護皇帝,儀仗隊,偵查案件,不管是哪樣,可都要一副好身體啊!
  “都說沒關系了。”陳旭升直接掏出一張紙來,拍在桌上,“你瞧,我可是連任命狀都給你拿來了,你們要是不答應,我回去如何交差?”
  寇義瞅了眼那任命狀,不禁面色一驚,作為牙人,一眼就能辨真偽,這還真是北鎮撫司的任命狀,心里納悶著,什么時候錦衣衛變得這么不值錢。
  “行行行,這事你做不了主,你們姑爺在店里么,我自個去跟他說。”
  陳旭升瞅著寇義那木訥的表情,心里焦急的很,畢竟他昨日可以拍胸脯保證過,拿起任命狀站起身來。
  寇義驚醒過來,趕忙道:“五哥且慢,我家姑爺一早就出門了,這樣吧,我再去跟他說說。”
  陳旭升躊躇片刻,又將任命狀往桌上一放,道:“我不管你這么多,明兒我來取的時候,上面必須得有你家姑爺的名字,否則的話,休怪我不講情面。”
  “啊?”
  寇義瞧了眼那任命狀,又瞧了眼陳旭,越發迷糊了,這到底是誰在求誰啊!
  不過寇義倒是沒有騙他,郭淡此時還真不在店里,他一早就約了周豐去往碼頭那邊。
  只見城東的碼頭上停著二三十余艘貨船,全部都是掛著紅綢,從頭掛到尾,寫著“狀元紅”的招子,那是迎風招展,抖動得嘩啦嘩啦響,不僅如此,每艘貨船的船身還用紅漆寫著“念奴嬌號”、“蝶戀花號”,等等。
  總之,無不洋溢著廣告的氣息。
  但都是有關于酒的廣告,而這錢卻是金玉樓出的。
  這猛龍過江,心里也會虛的,故此郭淡為金玉樓訂制的計劃就是,將所有的資金全部投入到狀元紅上面,將狀元紅給捧紅,金玉樓就直接過去專賣。
  倘若直接打金玉樓的廣告,那南京的酒樓見他如此囂張,又是氣勢洶洶,豈會讓他好過。
  “唉...可真是好事多磨啊!”
  周豐望著那些船只,又向郭淡道:“不瞞賢侄,這事我是一早就準備好了,前些日子我還真怕會夭折。”
  “夭折也很正常,做買賣哪能無往不利,但最重要的是要堅持下去,否則的話,就永遠不可能成功。”
  “賢侄這話在理啊!”周豐笑著點點頭。
  郭淡又問道:“不知員外打算何時去南京開分店。”
  周豐不答反問道:“不知關于七夕網戀的畫冊何時出?”
  郭淡愣了下,道:“難道員外是想......。”
  周豐笑著點點頭,道:“賢侄也應該知道,雖然七夕網戀結束多日,但直到如今,還有不少人商量著要再舉辦一次。我是這么想的,有狀元紅在,只要我的分店一開,這生意是肯定差不了,但是這也難免會遭遇同行的嫉妒,我想在明年的七夕節前開張,借著舉辦七夕網戀與那些酒樓打好關系。”
  郭淡眼中一亮道:“這個主意還真是不錯,等到員外立足之后,可就不怕他們了。”
  “哪里,哪里。”周豐謙虛一笑,又道:“不過要想舉辦好這七夕網戀還是離不開你們牙行,賢侄何不借此去南京開個分店。”
  郭淡稍稍點頭,“值得考慮。”
  正當這時,一個碼頭上管事的走了過來,道:“周員外,這第一批貨已經全部裝上去了,不知下一批船何時來。”
  周豐立刻道:“過兩日就來了。”
  郭淡瞧了眼那些貨船,道:“員外,話說回來,這船好像是小了一點。”
  周豐忙道:“我倒也想弄些大點的船,但是這運河水淺,有些地段走不了大船,而且這運河主要是供漕運使用,咱們商人就只能用這么大的船。”
  郭淡好奇道:“既然如此,為何不走海運?”
  周豐道:“賢侄有所不知,這海上風浪大,且還有倭寇作亂,風險太大了。”
  郭淡稍稍點頭,又瞅著那貨船,若有所思著。
  雖然郭淡只是在碼頭上逗留一會兒,但由于路途較遠,故此到傍晚時分,他才回到牙行。
  “姑爺,你可算是回來了,今兒那陳五哥又來了,也不知是不是昨日他會了錯意,還是他以為姑爺你一定會答應的,他...他連任命狀都給帶來了,您看這如何是好?”
  寇義哭喪著臉,將任命狀給郭淡遞去。
  郭淡拿過任命狀來,揉成一團,扔入竹簍中。
广西快3开奖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