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口吐芬芳的金龍


小說:白龍之凜冬領主   作者:笑筱笙   類別:劍與魔法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lislmy.live/book/109683/ 為您提供白龍之凜冬領主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除了逃跑、絕地反擊、躲藏的惡魔之外,還有極少部分惡魔試圖以一己之力對抗從天而降的火雨。
  這些試圖對抗火雨的惡魔站在萬刃堡的空地上,完全暴露在火雨下,表情猙獰,雙眼血紅,狀若瘋獸向天空射出一枚枚魔法球,攔截落下的火雨。
  它們瘋了!
  白龍領主擺擺頭,惡魔一族就是這樣,在受到極大的刺激情況下,很容易頭腦發熱,沖動戰勝理智,這樣可以在短時間內換取超出常態的戰斗力。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是它們的力量再翻一倍也不可能對抗得了大型戰略魔法。
  但無一例外,在大型戰略魔法的轟炸下,城里的惡魔很快消聲匿跡,只有萬刃堡最核心位置的堡壘依然聳立。
  魔法能量火雨打在魔法結界上,爆炸聲宛如雷鳴,但魔法結界依舊堅挺。
  火雨點燃天空,從戰場處吹來的風都是熱的,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焦灼味道,天空中隱身的白龍領主給自己加持上空氣凈化魔法。
  白龍領主目光深邃,注視著幾乎被夷為平地的萬刃堡外城區,隱隱約約明白了歐文法師的想法。
  一方面,將萬刃堡外城區地形復雜的房屋夷為平地,方便接下來的攻城戰,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降低萬刃堡對野生惡魔的吸引力。
  沒人愿意居住在廢墟之中,惡魔同樣如此,將萬刃堡的房屋炸毀,有選擇居住城市的野生惡魔強者斷然不會停留在萬刃堡。
  地面上,發狂的惡魔對上了黑巖要塞大軍,士氣高漲的士兵完全不懼,和惡魔群廝殺在一起,惡魔的尸體鋪滿荒野,戰斗最激烈的地方甚至疊羅漢般堆起數米高。
  一番激戰后,惡魔死的死,逃的逃,而天空中的紅色魔法云還在傾瀉它的能量,吐出一枚枚能量彈。
  魔法云霧的轟炸持續了小半個時辰,終于能量耗盡消散了,三日的光輝重臨大地。
  此時,萬刃堡外城區已然沒有超過一米高的殘垣斷壁,城市中心的萬刃堡孤零零的聳立在大地上。
  地面上,早已整理好隊形的大軍再一次開波了,士兵們排著整齊的隊列,向倒塌的城墻行軍。
  萬刃堡外圍城墻已然看不出城墻的影子,變成了一圈大一點的土堆,惡魔的血肉混合著泥土將土地染成結塊的深紅色。
  邁過散發著濃郁血腥味的蓬松土堆,黑巖要塞勢力以勝利者的姿態踏入惡魔城市萬刃堡城區范圍內。
  經過長時間的轟炸,萬刃堡內的泥土變得蓬松柔軟,士兵們踩上去一步一個腳印,一直處于隊伍中段的歐文法師飛上天空,于此同時,他用魔法和隱身的白龍領主交流著。
  “亞摩斯,萬刃堡內有大型防護陣,就算我舍得把整支隊伍全部搭在這里,也不一定能將萬刃堡打下來,我們唯一的機會便是將杜麗俄引出城決戰,你繼續隱藏,伺機行動。”
  “記住!我們只有一次機會!一旦讓她逃回城里,據城不出,我們三個若是不做好隕落的準備,絕對拿她沒辦法。”
  白龍領主表示明白,為了避免被城內的感知惡魔發現,白龍領主飛上數千米高的天空,偌大一個萬刃堡在它眼中變成花壇大小,但有魔法的幫助,白龍領主依舊能看清地面的戰局。
  歐文法師飛到萬刃堡魔法結界前,他手持一根和自己等高的法杖,法杖頂端鵝蛋大小的透明晶石里魔法符文游動,繡著玄奧紋路的紫金色的法師長袍在風中揚起,一派魔法宗師氣象。
  “杜麗俄!!!”
  被魔法放大的呼喊聲響徹整座萬刃堡,仿若突如其來的雷鳴在耳邊炸響,萬刃堡內實力低下的惡魔忍不住痛苦的捂住耳朵。
  萬刃堡大廳內,萬刃王座上的惡魔領主抬起頭來,視線透過層層墻壁,看到全副武裝的歐文法師。
  感受到老對手滔天的魔力以及戰意,八臂蛇魔站起身來,扭著真水蛇腰向門外走去,修長的蛇尾呈“s”型路線滑過大廳中的長條狀紅地毯,八只纖細修長的手臂隨意的垂在身體兩側,烏黑的尖銳指甲宛如匕首。
  見自家領主走出大廳,大廳里的傳奇惡魔連忙跟上。
  惡魔強者們走上萬刃堡的褐色大道,一路上的惡魔無不低頭注視地面以示臣服,這些低階惡魔沒能吸引強者們的絲毫注意力,八臂蛇魔領主一路來到萬刃堡城墻上。
  嗜法魔奧杜哈爾見機撤去紅黑相間的魔法結界,八臂蛇魔領主杜麗俄和斗了近兩百年的老對手歐文法師照面了。
  兩大高階傳奇高手尚未交手,但精神層面上的對抗已然展開。
  兩者都目無表情的注視對手,視線連接處彷如有電火花一般,城墻上的惡魔和城墻前方的士兵無不感到巨大的壓力,和龍威類似,這是來自于強者的精神壓迫。
  歐文法師與杜麗俄誰也不服輸,眾人連喘氣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驚擾這兩大強者,現場針落可聞。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
  “啊~。”
  金龍利奧波德的哈欠聲打破沉寂,同為高階傳奇實力,金龍免疫兩者的精神威壓,它看得實在有些無聊。
  “兩位,再這樣下去,太陽就快要下山了~。”
  “咳咳咳。”
  歐文法師尷尬得老臉一紅,沒過多久又恢復原狀。
  “啊……”
  “算了,讓我來吧,你們法師實在不適合干這種嘲諷敵人的事。”
  正在歐文法師想著怎么開口時,金龍扇動翅膀飛到萬刃堡前,和歐文法師并列,同時明目張膽、目露輕蔑的上下打量城墻上的八臂蛇魔。
  “爬蛇!本龍便是新任黑巖要塞城主!記住本龍的名字!吾名利奧波德喬德麥丁!”
  輕蔑的語氣、囂張的語調,金龍將巨龍的目中無人演繹得淋漓盡致。
  “你收藏家、割頭者的神話將由我來終結!你的頭顱將成為我強大力量的證明!而你的武器也將成為我炫耀的戰利品!”
  話語剛落,利奧波德一口金色龍息向城墻頭罩去,嗜法魔奧杜哈爾見狀連忙出手,不詳的黑色旋渦出現在龍息路徑上,將鍍金流火般的龍息吸入旋渦中。
  嗜法魔氣喘吁吁,即便是利奧波德隨意一口龍息,也消耗了它大量的魔力。
  隨意吐了一口口水侮辱對手后,利奧波德高高揚起頭顱,居高臨下的用鼻孔俯視城墻上的惡魔。
  城墻上,杜麗俄尖牙緊咬,額頭青筋暴露,顯然被利奧波德氣得不輕。
  “利奧波德這家伙~。”
  天空中,白龍領主忍不住扶額。
  “干得漂亮!”
  實力達到高階傳奇級別,八臂蛇魔領主的智商比一般人強得多,不管歐文法師用什么手段激怒她出城,八臂蛇魔都能識破。
  但利奧波德這家伙,卻直接用陽謀侮辱八臂蛇魔,面對如此侮辱,八臂蛇魔若是不發飆那她就不叫惡魔!
  “你這該死的黃皮蜥蜴!但愿你的手上功夫和你的嘴上功夫一樣厲害!”
  八臂蛇魔的手向背后的六把彎刀伸去。
  “主人不可以!”
  嗜法魔奧杜哈爾驚呼出聲,現場所有目光集中到奧杜哈爾身上,奧杜哈爾額頭冷汗直冒。
  敵人有兩位高階傳奇,八臂蛇魔一對二勝算微乎其微,一旦八臂蛇魔領主倒下,那么萬刃堡內的眾多惡魔也是兇多吉少,奧杜哈爾不得不出聲阻止沖動的八臂蛇魔領主。
  奧杜哈爾湊到八臂蛇魔身邊小聲耳語。
  “主人,歐文用不了多久便會離開,到時候您再率軍攻破黑巖城,活捉黃皮蜥蜴,割掉翅膀做坐騎……”
  表面憤怒的八臂蛇魔心中也是一松,它本就沒打算出去一對二找虐,只是迫于臉面不得已用狠話還擊,而嗜法魔的勸阻正好給了她一個臺階下。
  “卑劣的黃皮蜥蜴,你居然敢用如此劣質的方法激怒我,我才不會上當,等歐文走后,我會率領大軍攻破你可笑的要塞,一刀一刀割掉你的肉!”
  “就憑你?!”
  金龍語氣一如既往的不屑和囂張。
  “你這骯臟、丑陋的小蛇,#¥……*!”
  金龍口吐芬芳,口若懸河,語言如同一根根利箭狠狠刺入八臂蛇魔心窩。
  惡魔一直信奉用拳頭解決矛盾,但此時拳頭硬不過對手,罵人的詞匯積累又沒有金龍豐富,被金龍氣得嚎嚎大叫。
  八臂蛇魔手持六柄彎刀,揮出一道道能量刃,但八臂蛇魔畢竟不是專精遠超攻擊的惡魔,能量刃被金龍一一化解,金龍甚至還有閑工夫接著侮辱對手。
  不只是八臂蛇魔,城墻上的傳奇惡魔也是金龍迫害的對象。
  城墻上一名脾氣暴躁的傳奇惡魔氣得七竅生煙,用手抓起一旁的高階惡魔士兵胳膊,向金龍甩來。
  高階惡魔士兵在空中手舞足蹈的向金龍飛去,金龍一把接著,將其捏死。
  瞟了一眼城墻上的惡魔,金龍心中覺得若是再這樣下去,八臂蛇魔恐怕會不顧一切發動全面戰爭,找自己拼命了。
  是時候了!
  “小爬蛇!算你運氣好!按照約定!我今天不能對你出手!歐文閣下想在臨走前,和你痛快的干上一場!”
  八臂蛇魔領主氣得胸膛劇烈起伏,但心中仍然保持著理智。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你這該死的蜥蜴!!!”
  “哼!信不信由你!”
  歐文法師當即明白金龍的打算,金龍以退為進,而白龍領主偷襲。
  “利奧波德閣下,有你在這,恐怕杜麗俄不敢出來啊,我的愿望……”
  歐文法師語氣有些為難,似乎在趕金龍走。
  “真是麻煩。”
  金龍語氣十分不耐煩。
  “這樣吧,我以北風龍神巴哈姆特陛下的名義保證,絕不插手歐文閣下與小爬蛇之間的戰斗,否則天降神罰之雷。”
  語畢,金龍輕蔑的看向城墻上的八臂蛇魔。
  “這樣你總放心了吧,比珍珠雞還膽小的爬蛇!”
  八臂蛇魔有些遲疑,金龍再怎么膽大,也不敢拿自己的種族神的名號隨意開玩笑,這讓它對金龍的話語信了大半。
  歐文法師身上散發出滔天的戰意。
  “杜麗俄!我與你斗了兩百年!我將要離開,今日一定要分個勝負!”
  “該死的蜥蜴,就讓你多活幾天!”
  神之誓言的約束,再加上歐文法師的理由無懈可擊,八臂蛇魔心中相信歐文法師是真的想在臨走前和自己決個高下,況且,八臂蛇魔被金龍氣得不輕,她也需要一場戰斗發泄心中的怒火。
  “歐文!你的法杖將成為我最耀眼的戰利品!我要將它擺在大廳最顯眼的位置!”
  “哼!杜麗俄!你這話很久以前就說過了!”
  歐文法師說完向萬刃堡側面飛去,在萬刃堡內打,有眾多軍士在,歐文無法放開手腳,而八臂蛇魔也有萬刃堡這個顧慮。
  八臂蛇魔緊隨其后,而金龍對著八臂蛇魔噴出兩道輕蔑的鼻息,便不再管她。
  嗜法魔奧杜哈爾看見離去的一人一蛇魔,又看著不懷好意的金龍,心中一個咯噔。
  調虎離山!
  嗜法魔奧杜哈爾連忙開啟萬刃堡的防護罩!
  萬刃堡的大型防護魔法陣本就是隨時處于待發狀態,很快便將整座城市籠罩在內。
  金龍眼睛一亮,嗜法魔的動作恰好提醒了它,迫于神之誓言,雖然不能插手歐文法師與八臂蛇魔的戰斗,但卻可以騷擾萬刃堡啊,以此分散八臂蛇魔的注意力,掩飾真實目的。
  金龍給下方的軍隊指揮官傳信,后者明白的點點頭。
  遠方,歐文法師和八臂蛇魔已經距離萬刃堡足夠遠,停了下來。
  歐文法師手持法杖凝重的看著對手,八臂蛇魔也拿出六把彎刀,一根手臂長的魔杖和一顆碧綠色寶珠。
  全副武裝的兩人在空中對峙著,兩者在過去的兩百年時間里交手數次,各有勝負,都對對手有充足的了解,面對強敵分心是及其危險的行為。
  突然,遠方的萬刃堡響起炮擊聲和巨龍的怒吼聲,留守的金龍進攻了。
  “哼!這就是你們的計劃嗎?!用卑劣的計謀引我離開堡壘,然后讓軍隊襲擊萬刃堡?!”
  “不要誤會,這只是利奧波德的私自行動,況且,你覺得他們能打下萬刃堡嗎!”
  八臂蛇魔不可置否,有大型魔法陣保護的萬刃堡便如同法師的魔法塔,對惡魔守軍有巨大加持,金龍帶著一群軍隊是絕不可能打下眾多傳奇惡魔防守的萬刃堡,這也是八臂蛇魔敢放心離開的理由。
  幾乎是同一時間,歐文法師和八臂蛇魔動了。
  遠方的天空中,見兩者開始交手,白龍領主從高空無聲無息滑向戰場。
  

  

广西快3开奖和值